• 介绍 首页

    毒女戾妃

  • 阅读设置
    第1342章
      那钦天监主事吓得额头直冒冷汗,“王……王爷,吉时到了,请念祭文。”段奕再没理他,抖开手中的祭文念起来,云曦立于一旁。
      元武帝坐在一旁的轮椅上,微眯起眸子看着段奕。
      青年男子着一身绣着金线龙纹的朝服,墨玉冠,身材挺拔修长。一双眉眼俊逸得似画中之人,他站在那里,明明不是这天下至尊,却有着不输于一个帝王的威严。元武帝抓着轮椅把手的双手,忽然一紧,而眼眸中也闪出一丝阴毒。段奕——
      居然敢陷害琸太子!就绝对不能让他再活着!他的目光又瞟到云曦的脸上,表情复杂。
      。
      段奕念完了冗长的祭文后,便是一众臣子们行三叩九拜礼。接下来,才是祭献供品。几个太监将祭祀的牛羊抬到堆起的木柴上。
      云曦眯起眸子,唇角浮着冷笑,她的袖中,紧紧的握着拳头。元武帝,原来是这样下杀手的,他让段奕主持祭祀,然后段奕点着祭祀的火把而引燃火药的引线……
      好,好一着狠计,只可惜,待会儿死的是谁,还不好说!祭祀品摆好,便是焚烧掉祭天了。
      “请奕亲王燃圣火!太子太傅顾太师上前监礼!”元武帝忽然又道。
      顾太师眯了眼,眼珠转了几转。站在他身后的两个太监马上神色一凝,两人还交换了一下眼色。
      这两人是谁?云曦好奇的打量着。
      顾太师拂了拂袖子,走出队列,“臣尊旨!”他四平八稳的朝祭祀坛上走来,向元武帝行了一礼,便站到了段奕的一旁。
      元武帝看了他一眼,微微动了动唇角。钦天监主事又走来笑道,“王爷,王妃,太师,按着祖制,得按着方位站立。”
      三人朝地上看去,青石板上,刻着五行阵图。
      “好,请季大人安排。”段奕含笑颔首。
      顾太师没说话,甩了甩袖子,由着那钦天监主事领着他,走到一处写着“火”字的青石板上站立。
      接着,段奕站到了“水”字上。云曦站到了“木”字上。还有两个方位,元武帝会怎样分?她眯起了眸子,看向红萼与元武帝。却见钦天监又领着红萼走到“土”的方位。
      段奕盯着那最后的一处“金”字方位,眉梢微微一扬。云曦也是暗自冷笑,元武帝的算盘,只怕要落空了。
      元武帝看了另外四人一眼,微不可察的冷笑一声,他的手一挥,祥公公推着他停在了“金”字的的方位。
      “献祭祀礼——”钦天监主事季林高声念道,同时将燃起的火把递向段奕。
      段奕却看向元武帝,微笑着拒绝道,“皇兄,历年来的祭祀礼上,一直都是由天子执圣火,如果今天臣弟代劳了,这传到外邦去,不知会不会引起误会,以为臣弟是储君。”
      元武帝一噎,心中那个气……
      他磨了磨牙,半晌才道,“臣弟想得周到,季大人——”
      “是,皇上!”
      钦天监主事季林这才又将火把递到了元武帝的手里。元武帝手执火把,唇角浮起了冷笑。祥公公又推着他缓缓朝祭祀的祭物那里而去,他将火把扔在了祭祀的祭物上,又回到了“金”字方位。
      祭物点燃,随着钦天监主事季林的高声唱诺声,祭祀坛下,快步走来不少身穿兽皮的男男女女跳起了古老的祭祀舞,一边跳着,一边唱着不知名的歌儿。而朝臣与命妇们,又开始行起了叩拜礼。
      一直小心地站在祭祀坛上的红萼,这时忽然发现,从云曦脚下的石砖缝隙里,忽然有淡淡的烟雾飘起来,并且,还有一阵火药的刺鼻味传来。
      她皱起眉头来,这是什么情况?她马上看向段奕,段奕神色淡然,并未发现,又看顾太师,顾太师也没有发现,眼睛正盯着段奕不知在想些什么,连云曦也是微阖着眼,仿佛入定般,浑然不觉。
      她又看向元武帝,却正看到元武帝的脸上浮着冷笑,目光森然的在扫视着其他几人。
      而她的心中,忽然开始狂跳起来,难道,这场祭祀礼,有什么阴谋吗?她的脑中鬼使神差的,想到了刚才看到的那本史记,前朝皇帝杀母立子,除异已——
      难道是——
      不!
      “王妃当心!”红萼高呼一声,跃身朝云曦飞扑过去,她一离开,元武帝方位忽然响起巨响,一阵气浪将红萼掀起。
      啊——
      皇上——
      红萼——
      云曦暗叫不好,这个女人在干什么?
      祭祀坛上的五个方位,原先只有元武帝的地方是空的,其他四处都有火药,元武帝想将另外四人炸入坑里。云曦改了位置,将所有火药全移到了元武帝站立的“金”字方位。因为隔得远,大家站着不动就不会有事。
      红萼这样离开位置,奔向元武帝那里,这不是自己寻死吗?
      “曦曦,别过去!”段奕飞身朝云曦掠去,将她搂进怀里,另一只手朝红萼一捞,却慢了一步。红萼与云曦两人的中间站的是元武帝,每人之间的距离是十二丈远。
      她跑到云曦的地方必须得经过元武帝的方位,结果,元武帝方位的火药爆炸,气浪将正巧跑到这个地方的她将卷了进去。同时她的惨叫声响起。
      云曦一惊,忙朝那爆炸的地方看去,烟雾腾起。而原先元武帝所处的方位,已炸开了一个大约有两尺来深的土坑。元武帝与红萼一起掉进了那个炸开的土坑里。两人浑身都是血,身上堆了不少的石块和泥土,已人事不醒。
      忽然发生的变故,顷刻就引起了整个祭祀坛上下所有人的惊惶。祭祀坛下面,一众诰命夫人们吓得尖叫起来。马上有人喊起来。
      “来人,保护皇上,保护奕亲王!保护太子!”
      “快,救驾!保护皇上——”
      “羽林卫,围住这里,所有人都不得离开!”
      “传太医,有人受伤了!”
      钦天监主事季林慌忙喊道,“来人,快!快去看看情况!”
      而这时,从场子周围忽然出现无数的黑衣人。
      段奕冷喝一声,“三青!速传太医!羽林卫!拿下全部暗龙卫!拿下钦天监的所有人!将兵部尚书江智给本王抓起来!这些人涉嫌谋害皇上,全部抓起来由本王亲自过审!”
      “是,王爷!”
      三青带着两个小太监传话去了。谢枫与纪恒正带着不少羽林卫,快步朝这里跑来。段奕不久前已被元武帝封为了摄政王,元武帝人事不醒,而太子又年幼,现在,他无疑就是这里最高的执权者。而且,今天在祭祀坛附近当差的羽林卫全是青隐卫们装扮的。
      很快,他们就同暗龙卫们厮杀起来。谢枫两三步便跑到云曦的面前,他将她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皱眉问道,“曦儿,你没事吧?”
      “没事,大哥,我们有准备!”
      “真没事?”谢枫往那处土坑那里看了一眼。那坑足有一张桌子大小。虽然他深知有段奕在,她不会有事,但那声爆炸声还是吓了他一跳。
      段奕微笑道,“曦曦没事呢,大哥今日辛劳一下,务必将所有暗龙卫抓住,不留一个后患!”
      谢枫点了点头,“是,王爷请放心!”他按了按腰刀,带着人转身投入搜寻中去了。
      另一处,吓得脸色发白的祥公公,正与几个太监跳到坑里去抬人。青衣与青裳站在祭祀坛下,正护着吓得大哭的段瑞。
      听着四周的厮杀声,朝臣与命妇们乱成一团,有不少女人吓得哭起来。云曦忽然想起还有一人没看见。
      “段奕,顾太师呢?怎么没有看见?”
      段奕往祭祀坛下看了一眼,挑了挑眉头,说道,“他可是只老狐狸,活了七十岁越活越人精,放心,他没事呢!”
      云曦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看见顾太师正被那两个神神秘秘的人一左一右的扶着,只是头发乱了点,并无大碍的样子,她心中这才一松。
      原来,顾太师在红萼的惊呼声响起后,马上往外一跳,与此同时,有两人一左一右的朝祭祀坛上飞奔而来,护着他离开了五行阵图。
      “父亲,你没事吧?”林素衣上上下下打量着他。
      “岳父大人?有没有哪里受伤?”苍离也问道。
      顾太师朝左右看了看,发现大家都被四周的喊杀声吓得抱头不敢动,无人注意到这里,他呵呵笑了两声,拍了拍袍子上的灰,低声说道,“皇上将老夫叫到祭祀坛上,老夫就知道那小子没安好心,所谓黄鼠狼给鸡拜年,暗藏坏心!老夫就留了个心眼。”
      “父亲,好样的,不愧是我父亲。”林素衣挑眉一笑。
      “那是!”顾太师被宝贝女儿吹捧得飘飘然。
      “所以,老夫到了祭祀坛上后,就一直盯着段奕看。老夫有此想法,段奕那小子可是人精,他自个儿媳妇还在那儿呢,不可能没有防备。因此啊,那罗昭仪忽然离开位置时,段奕马上就变了脸色,老夫就知道会出事,不跑掉,更待何时?别看老夫年纪大,跑起来,比非墨那小子慢不了多少!嘿嘿——”
      林素衣唇角扯了扯,您老慢不了他多少,顶多慢上几个时辰而已。
      苍离张了张口想说什么,被林素衣横了个眼神给挡了回去,他只好讪讪一笑。
      林素衣又笑道,“有您这样的虎父!才有女儿和弟弟这样的少年俊杰嘛。”
      说着轻松,其实当老父亲走上祭祀坛上后,她的心就揪起。因为那祭祀坛下藏着火药!她与苍离在五日前,发现段奕的人正在这里查看,就知道了情况。
      只等着元武帝自取灭亡,哪知那个歹毒的人居然将老父亲也叫到了祭祀坛上。云曦与段奕两人会武,就算出事,两人也跑得快,但老父亲老胳膊老腿的,该如何脱身?
      着实让她煎熬了一把。
      因为,高高的祭祀坛,除了钦天监主事,就只有五人能进入五行阵图。其他闲杂人等是不可以上去的。好在,总算躲开了凶险。
      “岳父,小凤,我过去看看情况。”苍离说道。
      “去吧去吧,啊,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顾太师眉眼一扬。五个人少了两人,元武帝只怕凶多吉少咯!
      苍离看了一眼混乱的祭祀坛,拧着眉看向林素衣,“你不要去,在这里陪着太师。”
      “好。”林素衣点头,那个人不死也会重残,她还看什么?
      苍离一离开,林素衣又道,“爹,回家要不要放一挂爆竹?”
      “当然,燃最大的爆竹!”顾太师的眼珠朝左右扫了一遍,伸手挡着唇前嘿嘿笑了一声。
      苍离到了祭祀坛上,正看到几个太监抬着一身血肉模糊的元武帝从坑里爬上来。他那两道俊美的剑眉扬了扬,冷笑着走开了。
      “小凤,岳父,元武帝能活过十天都是奇迹。”
      “呵呵,这便是下场!”顾太师舒心说道。
      林素衣又叫出自家安在宫中的隐卫护着老父亲,她则与苍离往宗人府而去。
      “小凤,去宗人府干什么?”
      “还有一人,她不是想我死吗?我便好好的站在她的面前!”林素衣美眸一转,轻笑一声。刘皇后,这个歹毒的妇人!她可不会放过她!
      ……
      祭祀坛上。太医们已被传到。刘太保与睿王正带着大半的人围着人事不醒的元武帝,红萼的面前却只蹲着一个年轻的太医。云曦皱了皱眉,真是厚此薄彼。太医盯着浑身是血的红萼,一筹莫展。“王爷,王妃,这……”
      段奕微蹙眉头,正蹲着身子伸手按着红萼的穴,给她止血。
      云曦见这人手足无措,顿时怒了,“拿药出来就可以了,这里不要你管,站一边去!”
      顿了顿,她又咬牙说道,“太医院里就没有女大夫吗?怎么都是男的?”
      “青衣,你过来!”
      段奕朝台下喊着。
      “啊?是,主子!”
      青衣将怀里的段瑞塞红青裳,飞奔着跑到祭祀坛上。青赏抱着段瑞跟着她的后面。她们看到红萼时,同时大吃了一惊。
      “王妃,主子,她怎么样了?瑞太子哭闹个不停呢!”青裳将段瑞的头按在怀里,不让他看,但四岁的段瑞个子已不小,一直动个不停。青裳直皱眉头。
      段奕没说话。年轻的太医已递来了外伤药与止血的纱布。
      “先给她包扎起来。”云曦对青衣说道。青衣跟着关云飞也学了些医术,手脚麻利的包扎起来。
      “给她吃粒大补丸。”段奕从袖子里取出一个瓶子倒了一粒药丸递给云曦,云曦撬开红萼的牙关喂了进去。
      青裳抱着大哭起来的段瑞问云曦,“王妃,她不是站在安全的地方吗?怎么会这样?”
      云曦看了一眼青裳与段瑞,皱起眉头,“她以为我会有事,就扑到我的方位来,哪知动作慢了,掉进了皇帝的方位里,而那里……”
      云曦抿了抿唇,没有往下说,青衣与青裳已然明白了。青一与青二几人也来到这里,看了一眼众人,“主子!”
      段奕握了握云曦的手,“我过去跟他们说些事情,你在这里,别乱走动。她……”
      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一身是血的红萼,轻轻地摇摇头。云曦心中早有准备,但还是吸了一口凉气,“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段奕起身与青一青二走到一旁去说话去了。青衣一边包扎一边皱眉,“王妃,她伤得太重了,不好包扎啊。”
      红萼的两条腿已炸断了,半边头上都是血,心口处也一直在冒血,是被石头砸断了骨头。
      “王……王妃……”红萼幽幽醒来,朝云曦伸着左手,“拜托你照看好小瑞……,我……我可能不行了……”
      她的脸上已完全没了血色,因为疼,嘴唇不停的颤抖着,额头上已沁出密密的冷汗。
      “你别说了……”云曦又喂了一粒大补丹给她,“忍着,你不会死的!你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你已经是宫中最高品阶的皇妃了,你不能放弃!”
      “不……我这样了,……活不了了。”
      “别这样说!红萼!”云曦叹了口气,“你站在你的位置上,为什么要扑到我这里来?你呀!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到了祭祀坛,不要轻举妄动,我和王爷会护着你的!”
      红萼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气若游丝。“王……王妃,你不知道,那个人……他早已起了杀心,……他要杀光……除了他以外,……所有的人,他……他一直在看前朝的典故……如意夫人的故事……,他……”
      云曦伸手一按她的穴位,“红萼,快别说了!我明白你想说什么,就冲你向我扑来的这一举动,我不会让你白白受这份痛苦!你好好养伤,我帮你带好小瑞。”
      如意夫人!杀母立子除异己!这个故事,她如何不知?前朝皇帝为了让自己的幼子能顺利做稳皇位,在他死之前,杀了宠妃,杀了几十个朝中权臣,防止外戚干政,又杀了宠妃的娘家几百口人!
      云曦心中冷笑,难怪元武帝会忽然封红萼为昭仪,封段奕为摄政王,封顾太师为太子太傅,这是想将他们全都调往祭祀坛,好一网打尽他们!红萼没有娘家人,但他们几个——顾家,奕王府,一直是他的心中刺!
      便是他以为的能够威胁到他未来江山的人,不在他归天前除掉,他不安心!只是,他的计谋落空了。
      云曦伸手拍拍段瑞的头,“快看看你娘。”红萼这样子,只怕真的不行了,两粒大补丹给她喂下,她的气息还是越来越弱。
      虽然让幼小的段瑞看到一身惨状的红萼会让他惊吓,但,红萼生他一场,忍着委屈养他四年,他应该见她最后一面。
      段瑞被放在地上,他看到红萼,反而不哭了。眨着还挂着泪珠儿的大眼睛怔怔看着红萼。
      “小瑞,叫娘。”云曦摸摸他的头。
      “娘,小瑞听话,不会哭闹了。”他蹲下身,拉了红萼的手指头。
      红萼的手指却没有力气握住他的小手。她勉强露了个笑容,“乖,以后,听奕王妃婶婶的话……”
      她的目光在周围寻找着了一番,最后看向远处的段奕那里,张了张嘴,发现喊不出来。她这才扭头看向云曦,弱弱的说道,“奕王……王妃,求您跟王爷说说,小瑞不做太子了,不跟王爷争,……我,我只求他好好的活着……”
      云曦的呼吸一窒,说道,“不管将来怎样,小瑞都不会有事。”
      红萼紧张的神色这才松了下来,她又看向段瑞,努力着抬起手来,似乎想摸摸他的脸。
      云曦托起她的胳膊。
      她纤细的手指抚向段瑞的脸,努力微笑着,“小瑞,好好听王妃婶婶的话,娘……娘走了……”
      “娘——”段瑞怔怔喊着。
      红萼温柔的笑着,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青衣飞快伸手去探她的鼻息,又摸摸她的脉搏,朝云曦摇了摇头,“王妃,她走了。”
      云曦抿了抿唇,说道,“青衣,找到三青,让他找几个人来,将红萼抬到刘皇后的锦华宫里,先装敛起来。”
      “是,王妃。”青衣道,她站起身来,便看到那个吓傻了的年轻太医,顿时怒道,“还愣着干什么?人死了就不包扎了吗?马上叫几个嬷嬷来!”
      “……是……是是。”太医惊惶着跑走了。
      段奕对青一青二吩咐好了事情朝这边走来。他看了一眼已经闭上眼的红萼,将云曦拉过一旁,拧眉说道,“让别人处理吧,你别管了。你现在的身子不能碰这些。”
      云曦听话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她怀着身子,段奕忌讳这些。
      很快,三青带着人赶来,将红萼抬走了。
      刘太保带着几个人一起朝段奕走来,“王爷,皇上已止住了血。但因为伤势太重,仍旧昏迷着。”段奕神色淡淡,“将皇上抬回帝寰宫里,吩咐太医院里所有的人,务必救治好皇上。”
      “是,王爷。”刘太保答应着安排下去了。
      段奕又看向云曦,“今天祭祀坛出了事,会很忙,暂时不能陪你,不如,让青衣与青裳陪你到太后的瑞福宫先歇息着,等我忙好了,再去找你。”
      她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好。”
      段奕当然会很忙。一直隐在京中四处的暗龙卫,可是最大的隐患,让他们背上护卫不周的罪名加以除掉,不死心的那些人,难免不会狗急了跳墙!
      不多时,青一找来了轿撵。
      云曦带着青衣青裳与段瑞到了瑞福宫,也不知段瑞是被红萼的样子吓住了,还是预感到了再也看不到母亲,一直哭个不停。
      青衣怕他吵着云曦,同两个嬷嬷将他抱到瑞福宫外赏花玩去了。青裳扶着她靠在小榻上休息,拿了个大枕头塞在她的身后,又在她的腿下垫了个小枕头给她揉着发酸的小腿。
      “王妃。真想不到红萼竟然会上前救你,反害了自己性命,她又不是不知道祭祀上可能出事。她为什么这么做呢?”
      云曦的耳中正捕捉着段瑞的声音,听她说话,便回过头来。
      “青裳,你听过前朝那个如意夫人的故事吗?”
      “如意夫人?”青裳眨眨眼,然后又恍然大悟,“王妃,你是说……”
      云曦点了点头,“红萼,她猜到了自己的命运,元武帝将她当作了如意夫人,她必死无疑。就算元武帝不杀她,暗龙卫们得到了元武帝的密旨,也会暗杀她。因为元武帝担心年轻的太后会乱宫闱,他就算死也不想戴绿帽子!”
      青裳愤愤然,“这个老皇帝,心思真是歹毒!他以为每个女人都跟如意夫人一样?依仗年轻貌美就乱宫闱?”
      “而红萼认为,反正都是会死,她得死得有价值。所以她救我!”
      “原来是这样。”
      “万一皇帝驾崩,她一个没有娘家人又是刚刚才得到封号没有势力的皇妃,面对年幼的太子,威望渐盛的皇叔,是无法护着儿子过一世的。她担心不光丢了皇权还会丢命。”
      “她倒是想得远。”青裳感慨道。
      云曦又道,“就算成年的皇叔不争权,也会有其他拥护者来争,皇袍加身位登至尊,这样的例子,历史上又不是没有出现过。她随时都会成牺牲品。”
      “……”
      “所以,她才跟我说,不求太子登基,只求他平安。红萼救我,其实是以死来换段瑞的一世平安。而我,总不能恩将仇报。”
      青裳抬头看向她,抿着唇,没说话,心中则在感叹着红萼的无私母爱。云曦想了一会儿事情,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来,朝门口的帘子处喊道,“朱雀!”
      锦缎门帘子一晃,一个人影闪了出来。一身青衣青头巾的朱雀大步走上前,“小主,属下在呢!”
      青裳挑眉,“你怎么躲在内殿里?女主子现在的身份可是王妃!”
      朱雀的脸一沉,“这可是王爷亲口吩咐的,要贴身护着王妃,你这个只会捶腿打杂的丫头片子懂什么?”
      青裳怒目:“……”
      云曦看了二人一眼,笑道,“我明白呢,皇上出事,王爷但心暗龙卫们暗中加害我,青裳你别说他。”
      朱雀朝青裳翻了个白眼。青裳咬了咬牙:“你歧视女人!”
      “你本来就是笨!”
      云曦头疼不已,挥手打断两人的话,“好了,青裳,说贴身保护,你可是最贴身了,你一直跟在我的身边呢!”
      青裳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又不生气了,得意的看着朱雀。
      朱雀,“……”
      云曦好笑,“你们别闹了,我有重要的事情安排。”
      朱雀一敛神色,忙问,“小主,您请吩咐着!”
      “那个刘皇后还在地牢里吧?”
      “回小主,还在!”
      青裳马上神色紧张的看着她,“王妃,现在是多事之秋,你可不能乱走动!”
      “我知道。”云曦横了青裳一眼。
      她伸手捂向小腹,刚才从庆福宫一直走到祭祀坛,走了近一个时辰,后来事发,又站了一会儿,小腿一直发酸。而且肚子也开始发胀,她哪敢乱跑?进了这瑞福宫,不用两个丫头提醒,她自己便躺下了。
      云曦看向朱雀,“有人去了宗人府的地牢杀刘皇后,你去阻止,我得让那个女人给元武帝殉葬,她勾结景婆子害我大哥,在景宁宫里,想杀我,还有当年我娘的死,她也一定脱不开干系。这一件一件的事,我得十倍还她痛苦!”
      朱雀点头,“是。小主!”
      …
      宗人府地牢的一间牢房里,因为只有屋顶的一面窗户透着光亮,牢房内便显得昏昏暗暗。刘皇后瑟瑟发抖的缩在牢房的一角,时而坐着,时而站着,焦躁不安。因为牢房里,四处都散着令人作呕的怪味,还有什么东西不时的往身上爬。
      她小时候住在有十多个丫环婆子服侍的高门后宅,长大了做了醇王妃,又随着夫君继承皇位而位居中宫,几时受过这份罪?刘皇后吓得在只有一丈见方的牢房里跑来跑去,不时的尖叫。但没人理她。
      终于,两三个时辰下来,她再也跑不动了,但尽管很累,却也不敢坐下,背靠在牢房的铁栅栏上,一直在发抖。而这时,门忽然开了,有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她忙朝门口看去。
      从门口射来的光线看去,那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走在前方的男子生得十分俊朗,有些面熟,但一时想不起来。紧跟他身后的是个小个子的女子,她往那女人的脸上看去,惊得身子连连往后退。
      “你……你是……”
      “皇后姐姐,别来无恙?”
      刘皇后在小牢房里奔跑了一天,早已虚脱,又看着面前熟悉的脸,惊吓之下一下子瘫倒在地。
      她吓得一脸惨白,哆嗦着说道,“你是……顾……顾凤?”
      “没错,皇后姐姐好记性。”林素衣微微扬唇,缓步走到牢房的铁栅栏前,两眼一瞬不瞬的看着刘皇后。
      刘皇后的身子往后退了两步,忽然冷笑道,“不,那顾凤早已死了,你不是她,你究竟是谁?”
      “你不相信?”林素衣冷笑,手一抬,一极玄铁令递向刘皇后的面前,“看清楚,这是什么了吗?我的墨凤令!我没有死,我又活了!我来找你问问当年的事!”
      刘皇后当然认得这个东西,她哆嗦着看向林素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真的是顾凤?“你……你想问……什么?本宫……本宫可没有害你,当年你嫁到醇王府,因为年纪小,总是被府里的姬妾们排挤,可是本宫处处护着你,还有那个淑妃狐媚子一直为难你,本宫也帮了你不少忙。”
      “你的确帮了我不少忙!”林素衣冷笑,“淑妃屋里常常丢东西,她的流产,可都是你的手笔,你在淑妃面前暗示是我干的,当淑妃向我找茬的时候,你又出面为我说话,是不是?”
      刘皇后的身子颤了颤,“不,本宫没有……没有这回事!”
      “尹嬷嬷临死前都交待了,你敢狡辩?”林素衣双眸一眯。
      刘皇后的脸更加惨白,“她……她在胡说!”
      “人死了,你当然赖帐了,但……很遗憾,我知道!那个假贵妃西宁月勾结南诏人害我的时候,你一直知情却没有跟任何人说,你还纵容她来害我,我岂能饶过你?”
      “没……没有……没有,本宫……”
      “没有?你可知道,我的灵魂就一直被人困于凤鸾殿的地室里,上面的人说的话,我可是一字不差的全听见了!你狡辩也没有用!”
      刘皇后更是吓得魂飞魄散,灵魂?面前这个女人……是鬼?
      “没错,我是鬼,我来索你的命!”林素衣手指一翻,唰的一声拔出长剑。
      只听咣当一声,牢房门上的锁被削断了。刘皇后尖叫一声倒在地上。苍离这时说道,“小凤,杀这女人。还是由我来动手,你站到一旁看着就好!”
      “不,我忍了很久了,我要亲手宰了她!”林素衣柳眉一竖,抿着红唇。
      刘皇后盯着她身后的男子,忽然眼睛一亮。
      “你……你是刘家的人?你是小三子?刘苍离?”
      “我叫苍离!刘大小姐!但我不是刘家的人!”苍离声音森然。
      刘皇后抬了抬下巴,轻笑一声。“果然是你,刘苍离!你若敢杀本宫,你可就回不了西戎了!不,你在大梁也会死无葬身之地,本宫的弟弟不会放过你!你的二十万大军,已由他人掌权了!”
      “你在威胁我?”苍离冷笑,“同时从怀里摸出一封信来扔到她的面前,”
      刘皇后看着那封信,脸色唰的惨白,“你……你……”
      “你敢派人送信出京,我就不会半道上杀了那人?哼!刘大小姐,我苍离发过誓,不将你杀了祭奠我那被你害死的母亲,我誓不为人!”他抓过林素衣手里的长剑,缓缓的朝刘皇后走去。
      “要不是你指使下人虐打我母亲,我母亲不会死。要不是你二十年前将我骗到西戎,顾凤怎么会嫁给元武帝那个老东西?又怎么会冤死在宫里?当年顾凤怀着身子,是你撺掇着元武帝出兵西戎好一举杀了她是不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剑光一闪,苍离扬起了长剑。刘皇后吓得尖叫起来,抱着头蹲在地上。
      咣——,一块石头飞来击打在苍离的剑上,剑偏了,只削了一只刘皇后的耳朵。刘皇后抱着流血不止的耳朵,疼得在地上不停的跳脚尖叫。苍离与林素衣马上扭头看向地牢门口,厉声问道,“谁?”
      朱雀走了进来,朝林素衣与苍离拱了拱手,“林姑娘!苍公子,在下是奕王妃的护卫,奕王妃说刘皇后还有用处,还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