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毒女戾妃

  • 阅读设置
    第1344章 正文完
      元武帝的棺柩要停十天,云曦每天都同段奕带着段瑞去皇宫守灵。同往常一样,段奕带他二人在庆福宫里坐上一阵,便又回瑞福宫休息着。他则再带着段瑞去鸿宇殿处理政事。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到了第九天的时候,云曦这一天没有在瑞福宫休息,而是与几个侍女在御花园里散起步来。
      段奕也同意了,因为所有的暗龙卫已全部落网,整个皇宫里的,全是他的人。
      “王妃,前面有座菊园,有些早开的菊花,要不要去看看?”青裳与青衣一左一右挽着她胳膊在御花园时闲逛。
      云曦看看花看看草,感觉她现在彻底便是段奕口中说的闲适贵夫人了,只差手里溜一只狗。
      “也好。”她点了点头。
      绕过一丛紫竹林,有两人正快步朝这边走来。
      “奕王妃弟妹?”睿王朝她微微颔首。
      “是睿王啊,您这是往哪儿去?”云曦也朝他俯身一礼。
      “摄政王找老夫呢,走这条道比较近。”睿王道。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人,云曦眯起眼,睿王的门生?那人走出来朝云曦拱手一礼,“奕王妃。”
      “哦,这位是老夫的门生,也是义子,叫睿尘。”睿王笑道。
      “恭喜睿王得一得意门生。”
      两人寒暄了几句,睿王便带着睿尘离开了。一直到那两人走得看不见了,云曦才收回视线。
      见她一直眯着眼,也不朝前走了,只低头沉思,青衣忙问,“王妃,怎么啦?”
      “那个睿尘很可疑。”她道,“你们有没有觉得他像一个人?”
      “像谁?”
      “段轻尘!”
      青衣与青裳吃了一惊,她们虽没有亲眼见过段轻尘化为一滩血水,但跟去梅州的人都已知道,段轻尘已死,还是为救王妃而死。王妃在心中一直为这件事而难过着。
      “不可能吧,王妃,他不是死了吗?难道有鬼魂附体夺舍之说?”青衣眨眨眼说道。
      云曦眯着眼,“不,他根本就是段轻尘,这世上,有两人会长得像,但没有两人的气息会完全一样!”
      她被段轻尘强行带进别院住了一些日子,又同他一起坐过马车,对于他的气息,她再熟悉不过了。而且,他看她的眼神同段轻尘一模一样!
      就像南宫辰换了张脸改了身份变成了段琸一样。他们都只是在脸上动了手脚。脸可以变,声音可以变,但眼神与气息永远都不会改变!这个睿尘,一定也是用了同样的法子!
      “青龙朱雀!”云曦朝虚空喊道。
      “小主!”两人从暗处闪身来。
      云曦吩咐道,“你们马上暗中跟着那个睿尘!看看他究竟想干什么!”
      “是!小主!”两人闪身离去。
      云曦再无心散步了。她在竹林下的一块石头上坐下来,拧眉沉思。若是睿尘真的是段轻尘,段轻尘又为什么要假死?他究竟想干什么?
      坐了一会儿,她往瑞福宫走的时候,又遇上了睿尘。这回只有他一人。
      长而窄的水上小木桥上,他就这么径直朝她走来。云曦眯着眼一直看着他,岸上有路不走,为什么走上水上小木桥?她是来观残荷,他来干什么?
      待走到她的面前三尺远时,他俯身拜下,“奕王妃。”
      她盯着他的脸,他走路的模样,跟段轻尘一模一样。半个月前刚见他时,并不是这样走路的,但刚才的样子,分明是段轻尘再生了。他是故意走给她看的!
      “睿尘?”
      “正是在下。”
      “你这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她随口问道。
      睿尘抬头,看进她的眼眸,微微一笑,“王妃问的话,可不好回答呢,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谁又知道呢?从迷茫之地而来,到未知之地而去。”
      他说完,也不等云曦回签,朝她拱了拱手,错身走开了。
      “搞什么?这个睿尘神神秘秘的!”青衣撇了撇唇,“说的话也让人听不懂!”
      云曦站在水上木桥上,手指紧紧的抓着木栏杆,眯起眸子。
      回到瑞福宫,朱雀已回来了。
      “小主,这个睿尘刚才去了太医署,以睿王的名义拿了许多的外伤药。还有一些包扎的纱布。”
      “外伤药?”云曦眉尖一拧,“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们速去通知王爷,那个景姑找到了,而且,她很有可能会出城!”
      朱雀神色一敛,“是,小主!属下这就去通知王爷!”
      段奕得到消息匆匆来到瑞福宫,云曦正歪在小榻里想着事情。
      “曦曦?”
      她从榻上坐起身来,“段奕,我知道景姑在哪里了。”
      段奕扶着她重新躺下,“别慌,慢慢说,怎么回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天救走景姑的人正是睿王的门生睿尘!”
      “睿尘?谢枫在谢府前的街市上来回搜了几十遍都没有发现景姑,你怎么肯定是他?”
      “气息,我对人的气息闻过就不会忘记,就是他,而且,睿尘也就是段轻尘!夏宅旁边的宅子里,有一间密室,景姑一定藏在里面。”
      段奕赫然看向云曦,“曦曦,你确定吗?”
      “不会错,段轻尘改了容颜救走景姑,这个人,可谓深不可测。”
      段奕眯起眼眸沉思。
      云曦又道,“我觉得先不要打草惊蛇,段轻尘为人很是小心谨慎,景姑又狡猾多端,这两人在一起,只怕又想做什么恶事!”
      “……”
      “而且,若是段轻尘藏着景姑,便一定会藏在睿王府的别院里,因为那座别院有一条地道直通城外!如果我们查景姑查得紧,她会从地道里逃走,出了城,我们就永远找不到她了!”
      段奕马上站起身来。云曦却拉着他的胳膊,“段奕,今天段轻尘到太医署拿了许多的外伤药,那么,就是景姑要逃走的迹象了!”
      “她逃不掉!”
      “不过,我觉得奇怪,他们既然有地道,为什么等到现在才逃走?而不是一早就逃走,而且,段轻尘为人谨慎为什么会到太医署拿药,还嚷得众人皆知?”
      段奕看向云曦。
      云曦的眸光忽然一亮,说道,“我知道怎么回事了。如果我没有猜错,那景婆子还不死心,她还想杀你!因为明天皇上出殡会出城,走的那条路,离段轻尘别院地道的出口不远!她从那里逃出来,会隐藏在那里,伺机再刺杀!”
      “她妄想!这回,本王定要将她碎尸万段!”
      …
      睿王府的别院。
      睿尘抱着一大包的药进了密室。
      景姑的脸色依旧苍白,她喘了口气,看了一眼睿尘,淡淡抬了抬眉,“你取药的时候,有没有被发现?”
      “没有,这是孙儿从太医署里盗出来的。”
      景姑点了点头,“那就好,我们的行踪千万不能让人发现,最后的成败,在此一举了!明天元武帝的棺柩会从小叶林前经过,而那里,正好是地道的出口,伺机杀了那段奕!”
      “是。”睿尘没什么表情的答道。
      景姑似乎对他冷淡的性子不满意,又说道,“你别总是这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杀了那段奕,你再将那谢云曦抢过来也不迟。”
      “睿尘知道。”他低着头表情淡淡。
      “不过。”景姑眯着眼看向他,“在事情没有成功前,你千万不要跟那个谢云曦碰面,最好是绕道走,那丫头太鬼精了,一只鼻子像狗鼻子一样,居然能分辨人的气息,她要是发现了你的真实身份,咱们就前功尽弃了!”
      “没有,孙儿并没有同她碰面。”
      “那就好。”
      睿尘走后,老仆人老李进来送晚饭。
      “老夫人,吃饭了。”老仆人将食端到她的面前。
      景姑的脸色忽然一变,一改刚才的苍白虚弱,而是一脸戾色,两眼露出凶光。她那瘦如枯枝的手指紧紧的钳着老李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说,小殿下今天是不是同那个谢云曦碰面了?”
      “不……不知道啊。”
      “不知道?”景姑眼底杀气一闪,手下缓缓用力,老李的脸渐渐的变成青紫,两眼凸起。她又忽然一松手,“说,不然,我就杀了你!”
      “咳咳——”老李咳嗽了两声,“是……,在宫里的时候,只打了声招呼,并没有多说什么。”
      “没说什么?他离那谢云曦有着三尺远都会暴露,居然上前打招呼?他想干什么?他还当我是他姑祖母吗?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这个叛徒!”
      景姑大怒,手下一用力,咔嚓,老李的脖子被她掐断了,她冷笑起站起身来,在门上摸索了一阵,打开机关走了出去。这个小子居然想将她一直困在这里,真是白养了一场!屋外,
      月已上升,已过了一更天。她眼底冷芒闪过,“居然敢杀我?谢云曦,段奕,你们这是想找死!”
      她脚尖一点,身子已跃出了院墙。
      别院的隔壁,便是夏宅,屋子前挂着两个大大的红灯笼。夏玉言坐了马车从外面刚回来。隐在暗处的景姑盯着夏玉言两眼一眯,脸上便腾起了杀气。她暗中运力,朝夏玉言扑去。
      “言娘,小心!”忽然从马车后面跳出一人挡了一下,景姑的一掌打在那人的身上。噗,那人飞出一丈多远。
      “有刺客!”有人高喊起来,朝景姑奔来。
      景姑神色一敛,慌忙跑掉了。
      “玄武,看好夫人!”谢枫提了刀朝景姑追了上去。
      “端木斐,家里闹贼了,你动作倒是快点!”谢甜身影一闪也追了上去。
      端木斐没有说话,明明在谢甜的后面,却在眨间到到了她的前面。
      “唉,夫妻双双把贼抓,端木等等我!”
      夏宅前,抓贼的抓贼,叫大夫的叫大夫,乱成一团。夏玉言看着脸色惨白,吐了一口血且昏迷着的刘策,急得在原地打转,“玄武,刘家怎么会没有人?”
      “夫人,叫了半天门没人开。怎么办?而且,刘宅里一片漆黑,像是真没有人在!”
      “这个刘策居然抠门得连个仆人也不请!”夏玉言一咬牙,“抬到夏宅再说!”管不了名声了,好歹人家救了她一命,要不是他挡着,现在昏迷的可是她了,总不能将这人扔到大街上露宿一晚。
      “是,夫人!”几个仆人小厮找来块大林板,将刘策抬进了夏宅。
      玄武跟在夏玉言的后面,“夫人,天黑了外面不安全,进去吧。”
      夏玉言吩咐着,“谢府就有一位大夫,快去请过来给刘大人看看伤势。”
      “是,夫人!”
      一众人都进了夏宅。
      。
      奕王府里。云曦睡不着,在府里散着步,信步走着,不知不觉来到前院,朱管家马上迎了上来,“王妃。”
      她朝车马架那儿看去,发现少了一辆马车的架子,不禁挑眉,“王爷呢,还没有回府吗?”
      “还没有。王爷带着青一青二都出去了。”
      “我知道了。”云曦点了点头,转身朝后宅走。
      今天她将睿尘的事告诉给了段奕,他难道出城看那处地道出口去了?云曦的心中没来由的有些烦燥起来,青衣跟在她的身后不敢多话。
      走到前后院之间的人工湖边上时,她的心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如果睿尘今天是故意将拿药的事告诉给她,将身份故意泄露给她,就成了一出调虎离山计了。
      段奕会出城抓景姑,但不会带她去。那么这座王府里的护卫会一分为二……
      她双眼一眯,赫然转身,“青衣,马上将青影找来!”
      “是,王妃!”
      不多时,青影来了,“王妃!”
      “青影,王府里有多少护卫?”
      “加上属下,原本有六百一十人,但刚才被王爷调走了二百人,还有四百一十人。”
      如果只有景姑一人,四百一十人,护着王府的一百二十个手无寸铁的主仆,应该也不在话下,但是,如果是人多的话……
      她的气息一沉,“青衣,马上去通知朱管家,叫他吩咐下去,从现在开始,府里的丫头婆子杂役们,全都躲到自己的屋子里去!不准出来!谁给本宫添乱,乱棍子侍侯!”
      “是!”青衣转身离开。
      “青影!”云曦道,“将四百一十人中调出五十人护住太后那里,再抽出五十人护着瑞太子那里。其他的人,分散守在王府的四周。”
      青影眨眨眼,“王妃,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发生?”
      “有强敌到了,全府戒备!”云曦沉声吩咐。
      “是!属下明白!会誓死护着王府护着太后和王妃!”
      “快去!”
      青影一走,从屋顶上溜下一个人来。“谢云曦!别害怕,还有小爷在呢!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
      云曦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转身朝前院走去。顾非墨弹了弹袍子上的灰,紧跟在她的身后,“谢云曦,你怎么不说话?”
      云曦脚步一顿,怒目看着他,“顾非墨,你脑子又犯浑了?这是在后宅,月高,天黑,孤男寡女!你想坏我名声?”
      顾非墨一噎,冷哼了一声,“这世道,哪来那么多破规矩?行了,我明白了,我躲起来就是了。”脚尖点地,眨眼间他便跃上了屋顶。
      云曦看了他一眼,快步朝前院走去。虽然顾非墨没有再跳到她的面前,但听得到他的声音,他在屋顶上行走着,一路跟着她,她心中微微一叹。云曦快走到前院的王府正厅时,朱管家小跑着走来,“王妃,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云曦抿了抿唇,“可能会有人闯王府,防着总是没错。”
      朱管家点了点头,“王妃说得没错,王爷不在府里,大家是该戒备着。王妃请放心,仆人都进了自己的屋子里,您也回房吧,自有老奴与青影在呢!”
      云曦正要说话,忽然,她的眉尖一拧,大声喊道,“有刺客!”
      顾非墨忽然从屋顶上跃下来,抱着她脚尖一点,离开了原地,一只短箭正落在二人停留的地方。云曦定睛一看,心中一沉,“双头蛇短箭?那景婆子来了!”
      屋顶上,有一人在急步奔走。青影正与王府的护卫们追杀那人。、
      那人动作好快!云曦眯着眼。不多时,屋顶上就响起了乒乒乓乓的声音。
      景姑哈哈笑道,“你们都不是老身的对手,今天老身要杀光奕王府所有人!”
      没一会儿,又有无数的黑衣人跳上了屋顶。“杀了这里所有的人!”景姑怒声喝道!
      顾非墨眯着眼,“景姑?原来是那个婆子,呵呵,小爷正找你呢!你自己倒是送上门来了!”
      他纵身一跃,又跳上了屋顶,挥剑去追景姑。那些黑衣人一言不发,挥起刀就跳下屋顶,同王府的人厮杀在一起。
      “个死老婆子,说大话别闪了舌头,是不是啊,端木?”
      谢甜妖妖娆娆的声音响起,红影一闪,已跃上了屋顶。紧跟在她身后的,是个白衣如雪的中年男子。一红一白,也加入厮杀的人群中。
      “景婆子!受死吧!”谢枫也追了上来,跃上了屋顶。
      一时之间,王府前院这里,四处都响着喊杀声。青衣与青裳还有吟雪三人已陆续赶来,护在云曦的身侧。三人护着云曦站在廊檐下。
      吟雪忽然说道,“小主,奴婢怎么瞧着不对劲啊,那些黑衣人怎么个个都像木偶人一样?都没有表情?身上挨了一下也不哼一声,砍杀起来也是拼着十成的力。不像个正常人。”
      云曦也发现了异样,她眯着眼不说话。没一会儿,远处又有人赶来。银色面具,黑斗篷的青年男子,她的身后跟着一个白衣女子。正是林素衣与苍离。
      林素衣紧追着苍离,“苍离,你发什么疯?你在干什么?”今晚的月儿很亮,再加上王府四处灯火通明,将苍离的表情照得一清二楚,他的脸色苍白,一脸的痛苦。他站在屋顶上,一言不发。无论林素衣怎么问,他就是不说话。
      没一会儿,屋顶上又来了一人,来人正是睿尘,“姑祖母,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住手!”他拦在景姑的面前。
      “走开!你敢拦着你姑祖母?苍离,动手啊,快杀了所有人!动手!”景姑气急败坏的喊道。
      苍离没有动,只目光冷冷看着景姑。林素衣拉着他的胳膊,他都没有反应。
      “姑祖母,放弃吧,苍师兄早已服了解药了,他不会受你的控制的。”
      受了控制?云曦这一方的人都吃了一惊,难怪那些黑衣人都跟木头人一样。谢甜踢开一个黑衣人,朝端大斐说道,“端木,用力杀,反正都是些木头人!”
      而这时,云曦的身后忽然有人喊道,“曦曦,碎掉玉珮!可以解毒!”碎玉珮?她看向身后,德慈太后正由瑞嬷嬷扶着走来了。
      景姑一见德慈,神色一动,想从屋顶扑下来,却被青隐几人拦住了,她的周身都是剑光,她只得咬牙怒目看着德慈。
      云曦拔下腰间的玉佩扔向空中,顾非墨挥剑飞快的削去,顷刻,整座院子里便闻到一阵奇异的甜香。而那些黑衣人也有一部分的人停了厮杀,互相看了看,齐齐跪倒下来。“大人们饶命啊,在下等是良民,是被人抓来当差的!”
      “南凌雪,你这个贱人,你敢坏我好事,你找死!”景姑气急败坏就要往德慈这里冲,忽然有一只长鞭子朝景姑卷来,景姑只得退了回去。段奕的身子轻飘飘的落在云曦与德慈的面前。
      “小奕,快,还有一块玉佩,捻碎了!”德慈冲段奕喊道。
      段奕也扯下腰间的玉佩扔向空中,长鞭子带着劲道抽去,玉佩碎裂开来,又是一阵甜香飘来,大部分的黑衣人都清醒了过来。
      再加上被众人合力杀了一部分,景姑带来的近千人,只剩了几十人。她顿时大怒,提剑便朝德慈太后冲去。
      “保护太后!”有不少人高声喊道,青隐卫们都纷纷朝太后的面前挡去,连段奕也向太后这边跃来。
      哪知景姑的剑一晃,身子飞快朝云曦扑来。段奕大吃了一惊,“曦曦——”
      云曦正要跳开,忽然肚子一阵抽痛,她伸手一抚肚子,便慢了一步。那柄剑已到了眼前,她心中大吃了一惊。
      噗——
      一人飞快地挡在云曦的面前。段奕伸手一拉云曦,跳了开来。云曦回头看去,吸了一口凉气,睿尘?
      “睿尘?睿尘——”景姑望着刺入睿尘腹中的剑,一时怔住,她又惊又怒,“你为什么要救那个丫头?你为什么?”
      睿尘的脸苍白一片,他颤声说道,“姑……祖母,你杀……的人太多了!停手吧……”他身子晃了晃,倒在了地上,人事不醒。
      睿尘,段轻尘?云曦走到他的面前蹲下,这个人,到底哪一面是真实的,他居然替她挡了一剑!“朱管家,找人将他抬到客房里!吟雪,快,将朽木找来给他看伤!”
      “是,王妃。”吟雪与朱管家应道。
      几个人抬着段轻尘走下去了。云曦回过头来盯着景姑,红着眼,大声怒道,“来人,给本宫杀了这个婆子!”
      景姑也回过神来,手中的剑一晃,又要刺向云曦,云曦伸手捞起段轻尘掉下的长剑,反击景姑,段奕将她往身后一护,袖风一闪,朝景姑劈去。
      景姑冷笑着跳开了,“就凭你们?呵呵——”她转身看向面无表情的苍离。
      “苍离,快动手,杀了这里所有人!苍离!”
      “苍离?”林素衣拉着他的袖子,他依旧毫无反应。他缓缓走到景姑的面前,景姑一边同青隐卫们厮杀一边说道,“好徒儿,杀了这里的人,他们都是恶人!快,杀了他们——”
      哪知苍离的手一晃,一只短箭插入了景姑的心口,从前胸直到后背,刺了个对穿。他那面无情的脸开始变得愤怒,双目死死地盯着景姑,“师傅,你杀了那人是不是?是不是?你将她扔进地洞里活活的疼死饿死了!是不是——”
      林素衣一怔,他在说什么?顾非墨的双眸眯起,“苍离,你在说谁?是不是我姐顾凤?你给爷说清楚!”
      “那又怎样?”景姑冷笑,“你是我最看好的徒弟,你怎么能喜欢一个残花败柳的有夫之妇!漂亮的女人都不是好东西!就得死!”
      林素衣的心往下一沉,原来真凶是这个婆子。顾非墨的眼底也腾起了杀气。
      “我就是要喜欢!”苍离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声,一把将景姑推开,玄色的身影冲向黑夜里,片刻就消失不见了。
      林素衣一怔,手指一翻补了景姑一剑,又朝苍离追了上去,“苍离,你给我站住!你给我说清楚!”
      段奕双眸似剑盯着景姑,“来人,给本王将这个婆子抓起来,本王不将她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顾非墨却抢在青隐的前头挥剑刺向景姑。景姑带来人的已全部清醒,现在就剩景姑一人与整个王府的护卫厮杀了。
      她心口被苍离刺穿,早已虚弱不堪,加上林素衣补的一剑,此时的她,就同个废人一样了。她一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周围都是她的仇人,而她是他们的仇人。
      景姑的目光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德慈的脸上,她冷笑一声,“想不到,你居然有摄魂草的解药,贱人,老身败在你的手里,算你狠。”
      “你不是败在我的手里,你是败在我父王的手里!”德慈说道,“你身为国主夫人,却心术不正,专攻邪术,父王早就有了戒心,他将解药装在玉佩里,为的便是有朝一日好毁了你。”
      景姑的身子颤抖起来,她不相信的看向德慈,“你说什么?是他……是他的安排?”
      “没错,我父王曾说过,他在你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你,是你自己一步一步毁了你们的感情,你娇纵,刁蛮,心思歹毒,嫉妒心强,你怎能做国主夫人?”
      景姑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她仰天大笑起来,一脸落寞,笑着笑着,忽然倒地不起,而一双眼却直直的盯着天上的一弯月牙儿。
      谢甜上前踢了踢,皱着眉说道,“这婆子死了!”
      “她自尽了,爱而生恨,害人害己!”端木斐皱了皱眉头。
      “来人,将她火葬了!骨灰酒入江河里!”段奕吩咐着。
      “是,王爷!”上来两个仆人将景姑拖了下去。
      德慈望向端木斐,“小斐?为什么每次来,都不来看看姐姐?”端木斐已转身,正要离去,闻言,他的后背一僵。
      “我是你亲姐啊。”德慈又道。
      端木斐没有说话,还是离开了。
      谢甜朝几人讪讪一笑,“书呆子脾气,见谅,见谅啊,我回头劝劝他。”她大步朝端木斐追去,“端木,夫妻双双把家还,你个死男人等等老娘!”
      德慈叹了一声,朝众人挥了挥手,“哀家去休息去了,曦曦啊,你也早些睡,这里由朱管家收拾吧。”
      “是,母后。”
      “母后,儿子送送你。”
      “不用,不用,有瑞嬷嬷呢。你陪着曦曦吧。”德慈摆摆手,扶着瑞嬷嬷的手缓缓朝后宅走去。
      “那好,母后,您慢些走,天黑留心脚下。”段奕将她扶着走了几步台阶后又返回来陪云曦。
      谢枫正同云曦说着话,“曦儿,刚才有没有吓着?那一剑好险。”
      她摇摇头,“没有。”她躲开了也是可以的,谁想到……,她的心往下一沉,“哥,非墨,你们自便吧,我去看看伤者。”
      顾非墨一眼瞥见段奕阴沉着的脸,哼了一声,转身便走了。
      谢枫朝云曦与段奕点了点头,“那我先回了,娘刚才差点被这个景婆子伤着,我回去看看她。”
      云曦赫然一惊,“她有没有受伤?”
      谢枫摇摇头,“没有,对面刘宅的刘大人替她挡了一掌,恐怕是伤得不轻。”
      “那你赶紧着回家看看,我这里没有事了。”云曦催促着说道。
      景姑藏在睿王府别院里,她跑出来经过夏宅,定然会行凶,这个恶毒的妇人,总算是死了!
      段奕也说道,“枫大哥如果要请大夫,随时来王府,朽木道长常期住在这里。”
      “好的,我先回家看看再说。”谢枫转身离开了。
      “回房休息!”段奕抱着云曦往后宅走去。
      云曦推了推段奕的胳膊,“不,让我先看看那个睿尘,也就是段轻尘。”
      段奕的脚步一顿,“他死不了,放心吧。朽木正给他治伤口,天色很晚了,别看了!”
      “可是……”好歹他替她挡了一剑。
      “说什么都没有用,你刚才是不是肚子不舒服了?才慢了一步?”段奕的眸色一沉。
      云曦张了张口没再说话,的确,要不是她肚子疼,慢了一步,段轻尘怎么会替她挨上一剑?
      。
      奕王府,朱管家带着仆人们清扫了大半夜。青隐与随后回府的青一青二,审问景姑的人也审了大半夜。朽木给段轻尘包扎伤口也忙到很晚。
      天天好睡的云曦今晚却失眠了,段奕搂着她而卧,她却睁眼到天亮。她在心中念着父亲母亲的名字,她已替他们除了所有的仇人了。
      。
      林素衣追到天亮才追上苍离。苍离的脸色苍白,紧抿着唇一言不发。“苍离!”林素衣道,“景姑是你师傅?”
      “是,我父母死得早,是她收养了我。”苍离点了点头,却是背着身子朝着林素衣,不敢看她。
      “你没有替她杀什么人?”
      “没有。”
      “没有又为什么不敢面对我?”
      “她是我师傅,她却杀了前世的你,我……我当初不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话……”
      林素衣的呼吸沉了沉,“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是她杀了我?”
      “昨天,睿尘师弟找到了我,是他说的。”
      林素衣望向他高大挺拔的背影,声音沉沉问道,“你还愿意娶我吗?”
      苍离没说话,也没有转身。
      “你说你喜欢了我二十年,原来就是这么点感情?”林素衣望向东边天绚丽的云霞,惨然一笑,“那好,回顾府……将亲事退了吧。”她转身朝原路走去,步伐匆匆。
      走了一段路,身子忽然一轻,有人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温润的唇贴上她的脸颊,苍离低低哑哑的声音说道,“谁说二十年的爱只有一点情?我只是……怕你怨恨我,毕竟……”
      林素衣捧着他的脸,“看着我的眼,我的死,你没有参与吗?”
      苍离与她四目相对,“我只想你活,我怎么会要你死呢?我若对你起过一丝不好的心思,便不得好死!”
      “那好,你没有杀我,你的身边人杀了我,你杀了她,就算是两清了!”林素衣坦然说道。
      “凤……”苍离小心翼翼的看着她,“你真的不怪我?”
      “你是你,景姑是景姑!”林素衣道,“何况,你也杀了她一刀不是吗?”
      苍离的脸上,这才露出笑意来,“好,咱们今天就回西戎成亲去!不受这大梁国劳什子国丧的影响!”
      …
      次日,朝野所有官员送元武帝出殡,再接下来几天倒是过得很快。景姑这个隐藏的恶人一除,王府里的气氛都变了,尽管元武帝刚驾崩,大梁还在国丧中,但这和奕王府又有什么关系?
      王府里,四处都是欢笑声。睿尘受伤昏迷的消息,传到了睿王府。老睿王心疼得不得了,派人接了回去。而他也正如段奕说的那样,不会死,却也不见醒。
      段奕派了朽木天天去看伤,云曦也派了关云飞一天二次的去看情况。但依旧没有好转,段轻尘也就是睿尘一直昏睡着。
      。
      一个月后,段奕与群臣拥段瑞为新皇,年号元朔。云曦站在王府的大门口送段瑞进宫。段瑞可怜巴巴的拉着她的裙子,“婶婶,你不陪我进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