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丝粘连连(姐弟,1v1)

  • 阅读设置
    58、八年后的他们「Рo1⒏red」
      八年似乎只是眨眼一瞬,经过漫长的日子,记忆渐渐氧化泛黄。
      那个炽热滚烫的夏日已经过去了,留在回忆里的是一次次战栗的高潮和黏腻的水液,还有恋人之间的喃喃爱语。
      夜晚的街上灯火通明,亮着壁灯的客厅,立着一道高大的人影,身姿颀长,绰绰隐隐。
      余斯年站在落地窗前,眼底流淌着晦涩的暗流,眉眼清冷,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成熟男人的性感。
      这是两年前他和余思言一起在嘉御豪庭买的房子,一百五十平左右,标准的三室一厅,还有一间小杂物间,是用入户花园间隔出来的。
      余斯年整个高中的努力,就是为了和姐姐读同一个大学,夏日结束后,他们双双抵达南大,生活的节奏和普通大学生情侣没什么不同,只是在人前他们不能太过亲密,而私下里却比蜜还甜腻。
      余斯年十分庆幸自己的明智选择,虽然南大不是他能够到的最好的大学,但是因为和余思言同一个学校,他们见面约会都方便不少。
      大学四年期间,他一边兼顾学业,一边忙于工作。凭借着高考之后的实习成果,他加入了师兄组的团队,跟着他们项目一个接着一个,不知疲倦似的,几乎将时间小心掰着用,不敢浪费一点点。
      不到五年,他就成功接过第一把手的位置,成为团队的引领者。有不可替代的实力和地位,才能比别人更容易追求到更多的自由支配。
      每次承接新的项目前,他会认真向余思言确认是否有其他想法,如果姐姐想去旅游了,他就提前做好准备工作,只把控统筹规划,等旅游回来了再进入工程项目。
      不过,余思言知道他的辛苦,她本身就是一个喜欢提前计划的人,不喜欢说走就走的旅行,因此他们可以说是非常的和谐,几乎不怎么吵架,一如既往的蜜里调油。
      余斯年在忙碌他的,余思言同样也是。当初考大学选专业时,她听从老师的建议,根据国际市场和国与国之间的关系,选择了一个和江三角外贸出口联系紧密、频繁交易的国家,投身于小语种的学习和外企实习。
      南城是省会中心,但余思言决定和弟弟在一起之后,她的目光渐渐放在周边的二线城市上。如果说,集外贸、资源、发展于一体的二线城市,那塘城可以说是她的最优选项。
      余思言的心态很平和,她不认为自己一定要在大城市才能有很好的发展,仔细衡量过自己的学历、能力和未来定位,于是毕业后果断扔下大三的弟弟,毅然赴往二线城市发展。
      姐弟俩分头行动,直至余斯年毕业后,才结束两城异地,在塘城汇合。几线城市都无所谓,他不管去哪,只要能跟着姐姐就行。
      经过两个人六年的奋力拼搏,终于能在塘城安置下来,搭起属于他们自己的家。
      身后传来门的开合声,余斯年还没来得及回首,后背就扑上来了一个娇人儿,将他撞得一踉跄,连忙托住她的屁股。
      “你怎么醒了?”语气有点重,他怕她摔着有些气恼。
      余思言还能不知道怎么哄好他么,她亲亲他的脸颊,娇糯着嗓音哝哝:“你不抱着我,我自己就醒了。”
      她犹豫片刻,还是接着把话说完,“好了,别不高兴了,爸妈只不过是被楼下的阿姨说得不好推拒,这才应了下来。”
      余思言说的是昨天回家的时候,妈妈和她说,前几天楼下的阿姨说要给余思言介绍对象,不知怎么的话赶话说着,爸爸含含糊糊答应了下来,所以让她去吃个饭敷衍了事。
      她觉得不是多大的事,于是应下来,免得爸妈为难。
      爸爸妈妈现在可以默认她和余斯年的事,就已经够难为他们的了。
      余思言觑着余斯年的脸色,好巧不巧,明明妈妈都知道要偷偷和她说,还是被这家伙发现了。
      醋得大晚上不睡觉站在客厅发呆。
      她扫一眼挂钟,凌晨三点多。
      余斯年不是生爸妈的气,他只是,有些不安。
      或许余思言自己没意识到,如今二十八岁的她正处于清纯和成熟妩媚交织的阶段,是真真切切的千娇百媚。
      他们在一起两年,然后异地两年,再同居四年,恋爱那么久了余斯年还是一如既往地迷恋姐姐。事业有成,爱情顺遂,令她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优雅清冷的气质不是最夺目的,却是最勾人的。
      尒説+影視:ρ○①⑧.red「Рo1⒏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