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快穿之女主她有点病

  • 阅读设置
    第372章 归来(18)
      这话一出口,小小夜登时愣住。
      念之?顾念之?母后?
      夏依瑟眼瞳微微放大,像当头一棒,听了这话,又转眸望向她,这次换了一种思路,死死盯着。
      千镜无痕紧攥指尖,他不会看错!异色双瞳,可勘破虚妄,穿过表象。
      虽然是两张不一样的脸,可他能够透过那张面孔,看到底下那个熟悉的灵魂。
      是念之呐……
      风凝兮嘴角抽了抽,看出来就看出来,看出来就不能学着安狐狸,聪明一点吗?私底下告诉她不香吗?
      或者就像顾风眠,什么都不说,自觉做到心中有数吗?
      现在怎么办?
      众人一脸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看,就连夏无澜都微颦起了眉。
      风凝兮眨眨眼,要不就说?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她又不是像以前电视剧里,看到的重生归来复仇女千金隐姓埋名之类的,她不是来复仇的。
      她没有仇恨,没有怨恨,没有敌人。
      就算有,也在前世被她杀光了。
      如果说,在遇到系统前,她愤世嫉俗,因而怨恨的是整个世界的话,那现在,静下心来,好多事情都看淡了。
      心思沉静地像一滩水,偶尔稍稍掀起波澜,又会很快恢复宁静。
      前世亦并没有多少憾事,顾念之不会让自己的人生存有遗憾。她只想再来一次,安静地度过一生。
      或许是因为……年纪大了?
      她嘴角撇了撇,任务什么都也不是很重要,反正都回来了,管它个什么狗屁系统?
      风凝兮淡定地想着。
      就是不完成,能耐我何?
      虽然,很好奇完成之后,会发生什么呐。
      正打算开口,风言突然和明晚秋、明玖出现,看着里头的场景,风言不由皱起眉头。
      怎得所有人都盯着他家兮兮儿看?难道又闯了什么祸事?
      语儿也真是,明知兮兮儿的性子,怎么也不知道阻拦,回去定要好好斥责一番!
      上前去,把自家女儿护在身后。
      “皇上,我家兮兮儿自小不懂事,若是犯了什么错,还请多担待。”
      风凝兮眉头挑了挑,谁犯错了?她就这么站这儿,话都没说两句好吧?
      “我……”
      话刚出口,突然对上风言的视线。小祖宗,别添乱了,回去随便你怎么闹,这位站在你面前的人可是圣上!
      知道圣上是什么人吗?知道他打过多少仗,知道他闪过多少人,知道他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
      知道什么是圣上吗?就是他说你错你就错,他让你死你就得死,你的身家荣辱,你的未来,你的一切他一个人说了算!
      别人他可以想尽辙子替你遮掩下来,可是皇上不行!
      他是天子,既然坐上了这个位置,就说明他眼里容不得沙子!若当真惹怒了他,你说什么都是错!不允许质疑,更没有反驳!
      风言亲眼一步步看他走到今天,心里自然清楚不过夏无澜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他恨不得兮兮儿一句话都不说!多说多错!
      风凝兮怔愣一瞬,对上他的眼睛,眉头严厉地皱着,浑浊又精明的眼珠,却透着作为一名父亲的慈爱。
      明明不过不惑之年,头发两鬓已经有了白发,背也有些佝偻,像个小老头。
      他怎么了?
      这世间真的有那么多烦心的事吗?还是说,是为自己的孩子操碎了心,奔波夜走、耗尽心神?
      对自己的女儿,却总是那般宠爱甚至是溺爱,或许在这位父亲眼里,他的兮兮儿永远不会错。
      就算真的闯下什么祸事,遭罪的永远是那些丫鬟、仆人。若是真遭了欺负,更是不惜代价也要讨一个说法。
      明明是那般叱咤风云的人物,此刻却是向那个人,弯下自己高贵的脊梁,又像是被这尘世间的不公压垮,像失了斗志。
      他老了。
      却依然保护着她,没有一刻可以闲下的心,因为她是他女儿,她是他的兮兮儿。
      风凝兮颦眉,心口传来并不舒服的感觉,抿唇,不再言语。
      夏无澜状似不经意注视着她,随即转移向他,手心的蜜蜡香珠转着转着。
      “并非如风爱卿所说,风小姐,可当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妙人儿。”
      留下一句似是而非的话,转身离去。
      随着时间的沉淀,这个男人,也变得愈发难以琢磨。
      风凝兮眼睫轻动,风言错愕,明玖则是皱着眉头,而其余人脸上看不出喜怒。
      “咳咳……”
      最后还是夏依瑟打破这寂静:“小小夜,姑姑带你去别处玩,好不好呀?”
      小小夜很乖很懂事,即使不明白如今情况,还是应了一声。
      “嗯。”
      风凝兮位于原处,视线不经意随他们远去,再次回眸,面前倏然出现一张放大的狐狸脸。
      安狐狸弯起眼,笑眯眯地伸出爪子,放在她眼前抓了抓:“走了,要想我。”
      然后熟练地歪头一躲,避开身后的突然袭击。
      切切,都和这个伪君子相处那么多年了,要是连他喜欢搞背后偷袭这一招都不知道,那他就可以去回炉重塑了。
      顾风眠,呸!天下第一伪君子!
      上一次被他偷袭成功是意外!意外!
      顾风眠从后面走上来,冷冷地剐他一眼,一本正经地负着手。
      没想偷袭他,只是单纯想把他弄开而已,不要自作多情地想多。
      “风姑娘。”
      顾风眠很有风度地向她行一礼,风凝兮歪头打量他许久,也没见他憋出一句话来。
      “再会。”
      “噗……”
      旁边乐得看好戏的千镜无痕忍不住笑出声,都多少年了,这顾风眠怎么就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呢?
      还是那么不解风情。
      顾风眠回过头,睨他一眼。
      你行你来?
      风言不解,长得今日兮兮儿就单独逛那么一会儿,就结识了这些个人中龙凤?
      千镜无痕掩唇咳两声,直接上前去,抓着她小手。
      “亲爱的,等我回来。”
      “呕~”吐了吐了~
      安思弦做作的一手扶着墙,一手捂着肚子,做干呕状。然后在风老爷子发飙之前一把将千镜无痕拽走。
      来来来,打一架吧打一架!
      他们俩一个战神一个战鬼,还从没正面交锋过!
      风凝兮嘴角微抽,整好又一不小心对上顾风眠看过来奇奇怪怪的视线,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回他一个微笑。
      风眠满意地点点头,脸不白了气不喘了,就连咳嗽也不咳了。
      这tm装的吧!
      明玖皱着眉头,手心握紧,深觉这个世界真的疯了!
      就因为已经死去的女人,就要不断把活着的人牵扯进来!
      他们所有人对她好,都只是因为她像曾经的顾三小姐!
      可她们分明就是完完全全两个人!
      都是些虚假情意,都是假的!
      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