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快穿之女主她有点病

  • 阅读设置
    第373章 归来(19)
      自那次祈福宴过后,宫里头传来消息,下了圣旨,说是皇上突然要举办选妃。
      说来也怪,自先皇后逝去后,皇上之后再无任何女人,反正儿子也有了,即使不是自己的,但以夏无澜疯魔的程度,他是日后的太子无疑了。
      所有人都以为这一代帝王,就要一辈子孤独终老了,谁知,如今竟突然开窍了?
      圣旨上要求,让各家三品以上官员,符合年龄的,所有未出阁女子,皆要参加。
      各家各派自然不能错过这桩,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盼来的好事。纷纷开始准备起来,四书五经、举手投足,大家闺秀的步伐礼仪。
      知道这一则消息的时候,风凝兮正在花园里头荡秋千。
      脚尖点地,倏然刹车。
      “我不去行不行?”风凝兮嘴角抽蓄。
      这夏无澜,真打的什么主意?
      虽然羊入虎口也不错。当然了她是狼,他夏无澜是小羊。
      “不行。”
      语儿叹息一瞬:“皇上特别派人叮嘱的老爷,别家若有不愿,便不强求,可风家之女,定要过去。”
      原来都已经内定了。
      风凝兮眉心动了动,秋,足尖离开地面,秋千又摇起来。
      “哦……”
      语儿不解看向自家小姐:“小姐不喜欢皇上吗?”
      真奇怪,她还不知道京中哪个女子,有哪几个会不喜欢皇上的。
      虽说顾公子曾是人气最高,可奈何他太遥远,四周总弥漫着股不似在人间的烟火气,令人远不能及。
      而皇上英明神武,年纪正轻、长得好看,最重要的是又有雄才伟略,足以给予任何一个女人一辈子庇护。
      如此完美的人,倾尽一世独宠,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多少年轻姑娘争破了头皮也有抢的位置,小姐为什么不喜欢?
      风凝兮看明白她的意思,嘴角撇了撇:“为什么要喜欢夏无澜?虽为这天下主宰,可这人;非我所喜,这权,亦非我所欲。”
      她承认,夏无澜的确是很有魅力,站在权势巅峰,一袭龙袍加身,足以让世间万千生灵趋之若鹜。
      试问世间有哪个女人可以躲过他的魅力?
      包括她自己,曾经也升起过,静静趴在他胸口,化为一名小女人的冲动。
      可是,冲动也终究是冲动,待热血散去,迎面而来的,是清醒的现实。
      她要的,他给不了;他要求的,她亦达不到。
      徒留下互相折磨罢了。
      原本她只希望这一世,他们可以各自安好,相安无事。
      奈何,目前的状况,无论是哪方面的,似乎都不想让她这样。
      语儿怔愣:“那小姐意欲何为?”
      风凝兮抬头望天,似是在发怔,随即伸出手,接住一片飘落的树叶。
      “愿我命由我不由天。”
      **
      即使风言再心有不甘,他自然是不想让自小娇生惯养的女儿,独自去皇城里应对这些,却无力做什么。
      是他无能!
      是他拖累了兮兮儿!
      入宫那天,传闻中铁面无情、刚正不阿的风言老泪纵横。
      对此,风凝兮还好言相劝一阵,才使风言停止他的苦情戏码。
      马车一路赶往目的地,榻子上铺了舒服的软垫。
      马车里头,风凝兮单手杵着下颚,正闭目养神。
      语儿位于她身边,执手替她摇着团扇。
      已近初秋,可这天气到底还热着。
      马车突然停下,外头马夫问话:“风小姐,明公子求见。”
      语儿放下团扇,下意识就要骂。
      平日怎就不见殷勤,现在大局已定,他倒来了。
      小姐这是入宫!是要选妃!若是成了日后就是皇上的女人!
      他这般光明正大阻拦,传出去让小姐怎么做人!名声怎么办!
      这是疯了吗?!
      要死自己死去,别拉上她们家小姐!
      “扶我出去吧。”
      风凝兮淡淡道,睁开眼。
      “小姐!”
      语儿一惊,却在下一秒被她眼底的厉色吓徒然怔住。
      或许?小姐自有她的打算?
      语儿咬唇,于是扶着她下马车。
      风凝兮一步两步轻松下去,稳稳当当落于地面。
      面前那个少年英才,一袭黑金色宽身长袍,衬得他面容愈发丰神俊朗,在阳光下,渡上一层神圣的佛光。
      他高位于马匹之上。
      风凝兮抬起头来看他,怎得骑着马就来了?猝不及防被太阳光闪一眼睛。
      “下来。”
      风凝兮嘴角微微抽搐,不是他来拦她的?嗯?
      求人的态度呢?
      傲娇是不对滴。
      明玖薄唇微抿,随后从马上一跃而下,牵着马向她过来。
      路过停下的人愈来愈多,一双双眼睛好奇地望向这边,其中一个圆脸小女孩,似乎是被她刚到这时,被她挥巴掌那个。
      她探出脑袋来,眼睛亮地发光,自动忽略他旁边的风凝兮,朝他挥挥手。
      “明玖哥哥!”
      还不是来选妃了。
      风凝兮眉梢轻动,下一秒却见明玖颦起眉头:“走,我们换个地方。”
      风凝兮下意识眨眨眼,步伐一边跟着,张口就来的打趣:“怎么?还害羞上了?”
      谁知明玖垂下眼睫,似是思虑良久:“嗯。”
      风凝兮:“???”
      两人来到池子旁,风凝兮眼神示意语儿守在远处。
      视线不经意间扫向四周。
      嗯……这池子不深,推下去应该不会死人。
      上次倒进去的栗子酥已经没有了,说明里头有鱼,当然也说不准是被哪个饥肠辘辘的人,给饥不择食地吃了。
      随后才看向面前的明玖。
      “说吧,今日找我何事?”
      这么些日子,虽说他们两个感情不至于就像画本里一样至死不渝了,但怎么也是建立起些革命友谊,和当初是不一样。
      虽说他性子是傲娇了些、恶毒了些,也刻薄了些。
      但……应当不会直接指着她鼻子,痛骂一顿,说她为了皇权富贵而枉费年华吧?
      “不要嫁给夏无澜。”
      他单手负于身后,直接开门见山地道。
      背后手指微微收紧,那般极端自律的人,从不犯任何错,就连夏无澜都欣赏的人,更不曾在所有人面前失态过!
      可见他今日是做了多久多久的心理建树,有多少个晚上睡不着,才会如今日般不牺代价地追过来!
      风凝兮嘴角的笑意微深,似乎对他方才出口的话早有预料。
      “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