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快穿之女主她有点病

  • 阅读设置
    第375章 归来(21)
      顾念之,顾府嫡女。
      她原本是天之骄女,却因一场战乱,在六岁时意外流落他国——
      镜月。
      幸得当时镜月新皇,千镜玥所救,将她接入镜月皇宫。
      千镜玥是个丧心病狂的变态,思维不正常那种。七岁叛乱,血洗江山。
      他喜欢研究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为了满足自己好奇心,可以直接率领千军万马覆灭一个国家那种。
      而且野心勃勃。
      三岁开始决定要当皇上,于是七岁血洗皇宫。十岁开始不满足现状,又要一统江山。
      于是发动大大小小数次战役。
      后一机缘巧合,他得到一种至邪蛊毒,得之可令功力大增,立于不败之地。
      不过据说会有危险,因为蛊虫靠蚕食人生命存活,非死不寄生。
      他曾经找过不少童男童女做过实验体,可那虫子挑剔不已,愣是趴在原地一动不动。
      后来一个叫顾念之,据说是人质的来了。千镜玥有意将她培养成暗探,为己所用。
      毕竟当时镜月和南夏正在打仗,他以她的性命,要挟当时作为三军主帅的顾老爷子退兵,可是遭了拒绝呢。
      想来拒绝也实属正常,毕竟他们一旦退兵,镜月铁骑将直导南夏皇城!
      这不是换他们退兵,是以一人,易一国。
      根本就是没有一点胜算的事,千镜玥就是闲得无聊,平白无故想恶心顾如晦一下。
      可后来他发现新的契机。
      或许,可以深一步激化她内心的阴暗面?
      所有人,心底都是有阴暗面的,一旦达到契机,很容易就会彻底在心口疯长。
      特别还是像顾念之这种,从小娇生惯养,已经习惯以自我中心的人。
      她自然不能理解,为什么她的父母、兄长,从小到大说着疼爱她,一到关键时刻就将她丢弃的行为。
      这种人本身就是不讲道理的,没有原因、没有理由、不听解释,丢弃就是丢弃,背叛就是背叛。
      她会怨恨的。
      可以重用。
      这是千镜玥当时的想法,可当她出现在殿内,仿佛受到召唤般一步一步向发着红光的蛊虫走去的时候,他突然明白。
      或许不用激化,不用引导。
      顾念之,她生来就是恶魔。
      后来他借着由头将她放回南夏,恶魔一旦入世,必将掀起腥风血雨。
      一只恶魔,特别是在她还拥有天使皮囊的时候,是很容易吸引人类的。
      无论是无名小卒,还是天之骄子。
      南夏已经因为她,彻底乱成了一锅粥。
      其实在这过程中,她也曾想过要不要停下来,最终还是怨恨占据上风。
      她知道千镜玥想干什么,可却不能做到不怨恨。或许真如他所说,她真的是一个恶魔。
      做个坏人,没什么不好的,可能会伤害别人,但至少不会亏待自己。
      她杀了很多很多人,有些是因为厌恶,单纯觉得和她待在同一片空气底下觉得掉价!有些是为了续命。
      渐渐地,手上染血越来越多,情绪有些不受控制。或许再这样下去,她会彻底沦为一个杀人狂魔。
      身体也逐渐油尽灯枯,一切逐渐都变得那般了无生趣。
      于是,她选择了自我毁灭,死于山洞中,尸体无存。
      这才是一个反派应该有的结局。
      当时她是这样想的,临死之前依旧很坦然,甚至淡然。
      的确还有很多想做的,但不做的确也没多大干系。
      好像真没有什么令她在意的。
      就这样报复社会也不错。
      她就是要他们发疯!让他们痛苦!要他们后悔一生!
      顾念之短暂的一生,换取他们那么多人的,她觉得尚且还算值得。
      那是前世,这是今生。
      **
      后来,新的故事开始。
      对她而言,不过是眨一下眼睛的时间。
      对他们而言,那是在她死后三年。
      九州腥风血雨散去,度过了风雨萧条的三年。民生逐渐调息回来,往日的阴霾逐渐散去。
      那些逝去的人,似乎也逐渐淡化在人们记忆中,成为可念不可说的过去,抹不掉的历史。
      那三年,夏国实现大一统,南夏黑铁骑踏万千山河!夏无澜这三个字,成为九州多少人醒也醒不过来的恶梦!
      似乎也只有这样,在不断忙碌中才能将心中伤口遮掩起来,因为没有时间想,于是就没有机会痛。
      安思弦离开朝堂,顾风眠身患心疾,慕容山庄彻底归隐,皇途霸业蒸蒸日上。
      千镜玥是在同一天与她赴死的。千镜玥死后,世间再无夏无澜的敌手。
      似乎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发展。
      持续崩坏!
      再过三五年,九州大陆必将彻底分崩离析!
      夏无澜根本没想怎么经营好这个国家!他不过是在以暴制暴!
      不断扩充版图,可就像是一只无法消化腹内食物的巨蟒,不是自取灭亡反被猎物杀死,就是活活撑死!
      一口气吃不成胖子,再这样下去就是自爆!
      根本没人在意南夏未来会如何!就算顾风眠再如何足智多谋,也是有心无力!他根本活不长了!
      然后在某一日,那个本早就该死去的某人,突然出现。
      迷迷糊糊地,出现在每个人的梦里。
      说来也奇怪,明明都看不清那张脸,他们却都确定是他,千镜玥。
      可能是那头银色长发太过两眼,又可能是他的气质太过特殊,毕竟是白天。
      他身穿一袭白色曳地和服,气质清冷高贵,孤傲无暇如皎月。
      他神色淡然矜持:“我是统领这三千世界的主神。”
      “你放屁!”
      在这个荒诞怪异的梦里,五个人首次聚到一起:夏无澜、顾风眠、安思弦、千镜无痕和慕容千谟。
      安思弦白他一眼,变态就变态了,装神弄鬼可还行?
      顾风眠淡定地点头附和。
      千镜玥(主神)孤傲冷漠脸:“信不信由你们,反正,我有能力,把原本既定的剧情扭转过来。”
      “既定的剧情?”
      气质温润如玉的慕容千谟出声,他是一个奸商,九州大陆最大的奸商,惯会抓重点。
      “不错。”主神点点头:“相信之后的结局,是你们都不想看到的。”
      银发绝美的主神大人手一挥,眼前骤然出现一个光屏,展现了未来十年后,九州大陆深陷一场灭绝性浩劫的场景。
      “这个世界已经彻底往扭曲崩塌的方向走了。”
      千镜玥轻叹一口气,其实导致主世界变成如此,不仅是他们五个天之骄子心理发生扭曲,最关键的。
      是他。
      掌管一切主神都遭到影响,三千世界都会因此发生不大不小的崩塌。
      或许,也只能让她改变现状了。
      无论结局是修复,还是彻底崩塌,反正也不会比现在更差。
      只是他方进行过一轮大面积修复,元气大伤,需要进入沉睡,也不知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
      念之……
      主神神色有些茫然,他到现在都不明白,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
      像解不开的谜。
      调查出来的结果,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投胎的婴儿。
      可普通的婴儿,能同时吸引那么多天之骄子,甚至影响神明?
      这不符合世界法则!
      或许是世界自然而然衍生而成的bug,或许是就连主神,都未曾知晓的物种。
      是连他都无法掌控的存在。
      在无尽的生命中,神也会无聊烦闷。却没想到一次心血来潮,体会百味人生,反遭了劫难。
      也罢,都是命数。
      即使是神明,也有无法控制的东西。
      比如感情,比如说心。
      只是生命太过漫长,早已看淡生死,故而被自己遗忘罢了。
      神,是有心的,包括主神。
      夏无澜别开眼,没兴趣,未来五年如何,与他何干?
      “那若是扭转过来,原本应该逝去的人,也会回来吗?”千镜无痕一针见血。
      安思弦猛然抬起脑袋,狐狸耳朵精神抖擞地动了动。
      没错,这才是他们关注的点。
      谁都清楚,他话里的人指谁。
      “会的。”主神淡淡开口,淡紫色狭长的眼眸寡淡地掠过众人。
      无论怎么样,这些人类,即使是天之骄之,真是让神不爽。
      要不是天之骄子不能随意抹杀,他才懒得出现一趟,征求他们意见。
      众人怔愣,互相看一眼,同时开口。
      “好。”
      如果是念之,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也想要挽回一切的机会。
      于是,被恶魔侵蚀污染的神明,耗尽最后一丝神力,陷入不知为时多久的沉睡。
      目的只为了,唤醒沉睡封印的恶魔。
      一切风云变幻,空间扭转、时空撕裂。
      崩坏的结局,从历史的痕迹中抹去,换上空白的扉页,穿梭于三千世界,书写新的结局。
      或许,这就是,神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