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重生之风云再起

  • 阅读设置
    第四百六十四章 他无敌于世已三十年
      “破窍啊,这个小子能行吗?怎么我感觉……还可以的样子?”
      “唔,不说别的,就这为人,还是不错的。”
      破窍境界非比寻常,哪怕是之前姜峰等人就做好了足够的准备,穆家这里又地处城郊,但还是有气机泄露出去了,不仅是半步宗师的人物通过气机感应能发现,就连寻常的宗师都有些模糊的感应。
      不过若说感受最真切的,当属此时正处于穆家之中的人。
      易思年等人自不用说,这种恐怖景象本就是他们弄出来的,所以也没有人比他们更真切了。
      除此之外,则就是远一些,修为还弱些的秦逍诸葛青与张少通之流。
      此时张少通看着这一幕遍空裂缝的景象,起先是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似是有些不敢置信,这是……将空间都给打破了?
      然后则是挠头,这几个家伙,未免也太猛了吧?
      最后则是继续无聊的用手扇风,他翻了个白眼,觉得你们既然是大人物,那就改在大人物的世界里飞来飞去嘛,可现在拉着我一个普通人一起来?这算咋回事儿啊?
      就算需要观众也不带这么拉人的吧?
      知不知道人家很寂寞的说。
      但他看似郁闷的眼神扫过众人中心的姜峰的时候,却有着一丝很难察觉的溢彩流光浮现,饶是他这样天塌下来也当被子睡的人物在此刻也不由对姜峰有些惊叹。
      记得从头到尾,他和这家伙只见过三次吧?
      第一次是在云海,他去收回蔡通明的富贵山庄,没想到竟碰到个硬茬子。
      嘿,我这暴脾气,当即就想引爆炸弹了,可当姜峰敢与羽世仇叫板的时候,他最后想想,还是算了,惹不起老子还躲不起吗?
      第二次是在中天,他本想浑水摸鱼去偷个时间零,没想到又碰到这家伙,那一次他很有信心,主动去接近姜峰,然后……没然后了,姜峰和王一肩的碰撞他压根就插不进去啊。
      然后,就是此时……
      这个家伙,一次,比一次强大了。
      当张少通的眸光扫过银苍的时候,他无趣的打了个哈欠,可就在打这个哈欠的刹那,他的眼底深处,藏着一丝比之刚刚对姜峰的惊叹,还深的……杀机!
      消息稍稍灵通的人物都知道东方神起在研究通天之路,消息更灵通一点儿的知道通天之路细分为两个方向,肉身通天,神魂通天。
      消息再灵通一点儿的,或许会知道肉身通天的是东方神起之主银苍,但即便是消息灵通到天上,也不会知道在东方神起之主,谁才是神魂通天的重点培养人物。
      即便是张少通自己都不知道!
      可现在,他知道了……于是他真的想杀了银苍,因为真正的通天是肉身与神魂的结合,换句话说,肉身通天与神魂通天,最后会互相吞噬,活下来的那个人,才能成神,至于死去的,自然就沦为养料。
      张少通不想成神,但他想活下去!
      “能成功吗?”
      “或许吧,不过也无所谓了,姜峰死,我们也唯死而已。”
      演武场外,秦逍五人分立在墙头,大风起兮衣袖招展,此刻的他们有种壮志出行,易水寒之意。
      一向杀伐果断的李杀第一次有些犹疑,他轻声问道。
      看似最平凡的秦逍可实则却是这五人之主,他看着姜峰的身影,坚定回道。
      五人忽然同时转身,抬头看向极远处的天穹之地,在视线之中那里有两个看不清真形的黑影,可他们知道,他们的仇人来了。
      十年的耻辱,只有鲜血才能洗清!
      另一地,诸葛青立在穆家一座高楼之巅,他静静的看着下方景象,眸光闪烁,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也没有说话。
      穆雨菲坐在既不会受风,也能堪堪看的到演武场中的一处栏杆之上,她靠着木柱,微风拂来不似那么猛烈,反而如情人的手,在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
      x¤更、新I)最快\上SdV
      穆雨菲神色柔和,无喜无悲。
      她的身后忽然有脚步声响起,穆青云来到她旁边,有些疑惑道:“姜峰和你说了有几分成功的机率吗?”
      穆雨菲摇头道:“没有,他跟我说了所有,甚至连方寸心界都没有隐瞒,更甚……”
      穆雨菲眼神闪烁了下,却是笑道:“但即便他在与这个世界一般无二的方寸心界中停顿了三年,都依旧没能找到任何有关于破窍境的蛛丝马迹。
      “所以,一切都只是在抹黑啊,他虽然在易门中找到了一些有关于这个境界的古籍,可终归还是一人独行。”
      穆青云嘴唇抿了抿,道:“这么说,是生死未知,胜负未知了。”
      穆雨菲摇头轻笑:“不,是死的机率大于生,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负。”
      穆青云偏头看着他的女儿,他忽然发现二十多年来他还从未如此郑重的看过穆雨菲。
      此时看来,当年那个会跟在他身后哭着叫父亲的小女孩,真的长大了。
      穆青云忽然没来由又有些心疼,明明知道姜峰会死,可为什么,不哭反笑?
      …………
      三个月前京都发生了一起很小的事情,一间烧烤摊开业了。
      不过只是区区烧烤摊的小事,所以当然引不起诸多高高在上的人物注视,不过却引起了诸多寻常人的注视,因为烧烤摊的老板有两个人,一个是和尚,一个是半长发男子。
      如此古怪的组合自然让人多看一分,所以连带着烧烤摊的生意都比其他店好上一分,不过不知怎地,赚钱了半长发汉子很高兴是应该的,听说都加了好多个女孩的微信,想要约上一约呢。
      但那个老和尚却不知为何,整天愁没苦脸,让本是生意火爆的烧烤店,都莫名少了一分热闹。
      “你给老子过来,老子就不信你察觉不到穆家的动静,我要你来京都是干嘛的?在云海开个破烧烤店也就罢了,如今来了这里还开?你是不是真的把赚钱当成天底下第一要事了啊?”老和尚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忽然把半长发汉子拉去了后堂,目光凶狠的瞪着她,好似下一秒就要以命相搏呢。
      半长发汉子明显有些讶异:“贪嗔痴怒爱憎欲,大师,您这是犯了几条戒律啊?”
      老和尚脸色阴沉,自从遇到这个男人以来他就没念过一天佛法,整天接触的人张口闭口都是老子老娘,搞得他都有些喜欢这个称呼了呢。
      半长发汉子看到老和尚没有被他的话题拐飞,不由摊手无奈道:“当然以赚钱为第一要义啊?正所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要是没钱你这身新袈裟哪里来的啊?”
      老和尚老脸莫名一红,本来以前两百年他都觉得穿越老的袈裟就越显神秘沧桑的,可那些风韵犹存的老妇人成天鄙视他穿的不是人样,都不跟他说话了,所以他才腆着脸跟半长发汉子要了一点工资的。
      果不其然,自从换了新袈裟后他的女人缘都快跟半长发汉子一拼了呢。
      简直是老当益壮,虎威犹存啊。
      不过这却是万万不能承认的,他把袈裟一脱,换回自己的破旧衣服,冷哼道:“别告诉我,你来京都真的只是为了开这家店?”
      半长发汉子忽然偏头看向窗外,老和尚紧随而后看去。
      在他们所望之处,凡俗人肉眼看不到的天地之间,有让半步破窍人物都胆寒的气息冲天而起。
      老和尚名为素玄,乃是当代少林,第一高僧。
      半长发男子是叶生长,三十年前无敌于世,他无敌于世已三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