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重生之风云再起

  • 阅读设置
    第四百六十五章 化身为鱼,朝九天争渡
      激出空间空洞只是破破窍的第一步,实则远未成功。
      何谓破窍?
      破窍就是打破极致!
      极限是什么?极限就是这个天地划给人们的一条线,永不可超越的一条线,一旦超越,将与天地平起平坐!
      桎梏又是什么?桎梏就是人生路上的一个个阻碍,如果越不过去一辈子也就是如此了,可一旦越过去,将天高地阔,风光无限!
      但所以破破窍岂是这么容易的?先前无论是秦家守山人还是守候在外的诸多宗师人物,亦或者是素玄和银苍等人,更甚是穆青云和易思年,都不太看好姜峰,以为他最多也就止步于此了。
      能够激发出空间空洞,这已是古来罕有的成就!
      2首9发,
      可这一瞬却让所有人都愣了,随后不由瞪大了眼珠子看去,只见那股生在穆家演武场,虽然无比壮阔,可终究时与事移,再壮阔的风景一旦停留在一瞬间,无法再增大的时候,终究还是有些让人乏味的。
      正所谓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一次不能成功,当平淡过后,也就这样了。
      但现在,那股本已渐渐平息的壮阔忽而凭风起,欲上九重天!
      “老祖宗……”
      身处高空的秦万丈突然有些忐忑不安,因为他察觉到,这股气息……足有一击秒杀他的实力!
      难道那个小辈,真的突破了破窍不成?
      一袭黑袍的秦家守山人虽然立在半空,但却狂风不惊,此刻他眼睛亦是稍稍眯起,这股气息,倒是有些意思了。
      “破窍,世人皆以为重在破字,可其实不是的,而是窍字为重,人体有七窍,眼耳口鼻,人体内又有其他窍眼,诸多武学秘籍中并不难见这个窍字,所谓心窍,所谓血窍,皆是窍字,古人更有七窍玲玲心一说。”
      “所以,破窍,是人之窍,而直通“仙窍”,这才是为何破窍境与半步破窍境的差距如此之大的原因,因为两者根本不在一个等阶,不如破窍皆是蝼蚁就是因为,破窍境者,比寻常人多了一窍。”
      秦家守山人似是在有意提点秦万丈一般,淡淡道。
      “多一窍?”秦万丈有些疑惑,他心头砰砰跳,能当上秦家家主的自然不是蠢人,此刻小心而谨慎,谨慎而期待。
      秦家守山人好似并没有听见他的话语般,他扫量下方诸多宗师一眼,自顾自说道:“若说凡人是匍匐在地上的最低微者,那多了那一窍后就是位于九天之上的神灵,人与神的差距,力量虽然是不可相抗的云泥,但精神方面的升华才是主要因素。所以,最后一窍在眉心,神魂开窍,一窍通神。”
      秦万丈最后深呼吸一口气,随后紧紧控制着呼吸,不敢再说话甚至不敢再加重呼吸,他隐隐觉得自己触碰到了一扇大门,破窍的大门,只要那扇门推开了,他就破了!
      “这些本是悬于高阁不可于外人言的最大绝密,哪怕是在我上三家内也一代只可传一人,传那继位的守山者之人。”秦家守山人说道。
      秦万丈心脏一紧,这次饶是他已经耗费了极大气力,可依旧还是难掩心中激动,呼吸如虎喘,他虽是秦家家主,但自古以来最不可能继承守山者之位的就是家主了啊!
      因为家主事务繁忙,所以向来缺少时间修炼,而不论是再惊艳的天才,如果不修炼的话,都是不可能会突破这个传说中的境界的。
      而现在,他要成为上三家中古往今来的第一人,第一个由家主转变为下一任守山者之位的人物吗?
      “如果没有走到正确的路,即便你耗费一千倍气力都不可能会突破。”
      秦家守山人不再俯瞰着穆家演武场,而是平视着眼前这一幕普通人见不到的气机逆流向九天的场景。“而现在,这个小家伙出乎我意料,他竟然领悟了‘破窍’之理。”
      他心头赞叹,果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啊。
      秦家当代家主突兀身子一颤,脸色苍白如雪,初来的时候他对姜峰充满了不屑,一直都在从高空俯瞰剑锋,而俯视一只蝼蚁,可现在,他听着守山人的话语,感受这这股让他都心寒的气息。
      竟莫名不自觉的,仰望而去。
      “宗师还在人之境,但破窍却已近似仙的存在,在我易门珍藏的古籍中,老祖宗对于异界有着只字片语的描述,相传,异界之人,不止百岁而终,也不止千岁而亡,而是可以活到万万年,甚至与天地同寿。”
      “而这一切的起点,就是从破窍开始……”
      穆家演武场内,易思年等人看到这气势如海如山般的景象,也有些感慨之意。
      姜峰让他们全力出手就是想要让他们将最强力量霸道却不失巧妙的轰入他的体内,以此来助他打开空间,迎接最伟岸的天地洗礼。
      否则若是独以他自己的积累,哪怕是他两世甚至三世为人,都还是有些不够的。
      毕竟,他自己心里头无比清晰的知道,他并不是所谓能够比拟叶生长的绝代天才啊!
      此时紧闭双眸已久的他终于睁开了眼睛,但在他眼里,这场逆贯九天的气机长河却并非无形,而是充满了斑斓色彩,似是有五颜六色的鱼儿在其中争渡。
      而他,此时也好似变成了一条河中鱼儿一般,身形渐渐浮起,缓缓缭绕着与长河一起朝九天游去,在他的眉心之处,似是有什么,在散发蒙蒙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