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重生之风云再起

  • 阅读设置
    第四百六十六章 风很轻云很淡
      穆家,演武场上,诸人颇有些沉默,他们看着紧闭双眸的姜峰,再感受着这股如此浩瀚强伟的气息,即便是银苍哪怕是易思年又或是夜无忧和木仙子等人,都由衷生出一种无可力敌之感。
      破窍境界,太强大了,强大到任他如何天纵如何绝代都不可能在宗师境就逆杀破窍,强大可让天地变色万物臣服,一人独领时代风骚!
      “他能成功吗?”
      乾念走来,眉头紧皱,他是天地在人间的话事者,可此时这片天地已经混乱了,他感应不到天地大道的存在了。
      易思年沉吟一分,说道:“叶生长应该已经突破这个境界了,但他突破的时候应是用了某种秘法遮掩气机,所以我没有察觉,故而我也并未看过此境界的突破,只能从我易门典籍的只字片语领会一二,所以……”
      易思年摇头道:“我不知道。”
      “他能成功吗?”
      银苍身后,战狼之主杨无涯走来,与他并肩而立,他仰望着这股无形的气机长河,饶是强横刚硬如他,亦有些迷茫。
      “我活了十个百年,却依旧没有突破这个境界,所以不知道。”银苍很是凝重说道。
      随后两人各自朝左朝右偏头,对视一眼,眼中波澜不惊,视线之间无一丝火光迸发。
      但这并不能说明他们的关系有多么友好,反而他们是敌人,不是惺惺相惜的对手,而是一辈子都不可谅解唯有一方死才能终结这场敌对的敌人。
      因为杨无涯是华夏最精锐的特种部队,战狼之主!
      而银苍则是华夏第一大恐怖势力东方神起的主人!
      当然,当解决了银苍后,杨无涯下一个敌人,就是李梦死了……
      “无忧哥哥,他能成功吗?”
      另一边,衣白人可爱的木仙子看向夜无忧疑惑道,他的眼中有些期待。
      夜无忧一扫平常的慵懒姿态,如觐见夜家老祖般极为凝重,他看着姜峰良久,最终深呼口气,闭目叹息道:“我不知道。”
      “他能成功吗?”
      一座高楼之上,诸葛青自语,这一瞬他想起了羽世仇,那个他视之为一生老师的老人,虽然在姜峰的生涯中羽世仇出现的字数屈指可数,可不可否认他老师在很早之前就关注这个男人了,这次他来穆家给姜峰撑腰,就是羽世仇的命令。
      “只是,哪怕是您老人家,想必也不会猜到,这家伙竟然如此强势霸道,说破窍,就破破窍吧?”
      “他能成功吗?”
      环绕演武场的围墙,五个落魄却精悍的汉子立于其上,此刻他们没有说话,因为他们顾不得转移一丝视线浪费半点其他思绪去想与做其他之事。
      他们只是紧紧的盯住场中姜峰的身影,那个男人,是他们心服口服的老大!
      他们虽然没有说话,但他们心头却亘久不停的回荡着这句话语。
      “他能成功吗?”
      演武场入口,一向吊儿郎当的张少通不由自主的坐正身形,脑袋微微往前倾,此刻他的眼中,只剩下了那唯一一人。
      “他能成功吗?”
      这句话不仅是此刻身在穆家,所有人心头共同的话语,同样还是穆家之外,所有能感受到这条长河,隐约知晓姜峰在做什么事,无论仇恨还是关心他的人,的共同话语。
      :更$新:最DO快上:
      “他能成功吗?”
      穆家之内,穆青云怔怔的看着演武场方向,轻轻呢喃。
      他旁边的穆雨菲没有回答,只是视线从没有离开过姜峰半分。
      “他能成功吗?哈哈,怎么可能成功,那个小子真的以为能够成为叶生长第二,成为古往今来最年轻的破窍境人物吗?”
      “简直可笑!族中记载欲破窍就必挑战天地之威,甚至要将整座天地都要踏在脚下!”
      “而他,现在在做什么?还在闭目?还在沉思?是在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做吗?”
      “呵呵,如果你是我秦家子弟我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祝你一臂之力……可无奈,你不是啊……”
      “所以,破窍,不破即死……你就等死吧!”
      高空之上,秦家家主秦万丈本来被姜峰这条气机场合震撼,可久而久之就越加不屑了,还是同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么久了姜峰都还是这样,还没有下一步行动。
      所以,这就注定了姜峰不可能突破了,破破窍岂是那么简单?岂是从头坐到尾就能突破的啊?!
      他的身前,一袭黑袍风不惊的秦家老祖宗,视线忽然收了回来,先前不知何故他从姜峰立身的秦家演武场,一直徐徐看到这条气机长河的天空,而现在,他缓缓收了回来。
      “他成功了。”
      “什么?”秦万丈呆滞。
      “他成功了。”秦家守山人又说。
      “什么?”秦万丈依旧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成功了。”秦家守山人第三次道,他的话语清淡不沾烟火,他的声音平静而又不失稳重。
      可他接连说了三次!
      秦万丈张开嘴似是还想问什么,可在这一刻他的喉咙似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任何话语都冲不出来。
      他的脸色由先前的狰狞缓缓变的苍白,他的快意眼神慢慢浮现出一抹恐惧,最后那抹恐惧如烟花般在他眼中炸响,弥漫了他整个眼球。
      最后的最后,恐惧消失不见,一种名为空洞的感觉占据了他的心头,秦万丈呆呆愣愣,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他只隐约记得,他家老祖宗似是说过这么一句话语。
      “他成功了!”
      此刻穆家演武场上,姜峰睁开了眼眸,刚刚他到天上一日游,此刻重回人间。
      当他站起身的刹那,悬于在他头顶的玉佩和缭绕在他身周的玉如意倒回到夜无忧和木仙子手里,在他体内,易思年的春风化雨乾念的无量天地银苍的霸道力量杨无涯如山如海的狂猛,以及穆寒山的力量,也一起倒流了回去。
      力量本不可倒流,但天地大道却不会消散。
      当他踏出第一步的刹那,缭绕在他身周的无边裂缝,突兀合拢不见,一切就好似还在三天前一般,他与易思年等人踏入这里,风很轻云很淡,天地无异样。
      此刻,天地无异样,云很淡风很轻。
      他破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