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重生之风云再起

  • 阅读设置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两界之路前(全书终上)
      窍之一字,玄不可妙,妙不可言,天地给人七窍,却多要一窍,这是逆。
      不过其实也是一种另类的顺,因为既然天地安排了破窍这条路,那么就说明这条路,是天地早已为超凡脱俗之人准备好的。
      所谓破窍境只是在这个世界流传罢了,姜峰从易门的古籍中查阅得知,在破窍飞升之后的另一界,此境界名为“仙窍”,意为突破了这个境界,就仙路可期了。
      另一界中这一境界不是终点,而是起点!
      当姜峰那条逆冲九天而上的气机场合消失之后,等候在穆家之外的诸多武林人士或早或慢,三两退走。
      不是他们感受到了紧闭大门之后那个男人的恐怖气息,而是立于高亢之上的秦家守山人,没有动。
      所以他们知道,千古以降,武林神话,或许从此又要多出一人了,且这人,比之前几位破窍飞升的人物,影响或许更为深远。
      穆家客厅之内高朋满座,左边依旧是易思年、乾念、银苍、张少通,右边亦是夜无忧、木仙子、杨无涯、诸葛青。
      主位,姜峰,穆寒山!
      姜峰之后是穆雨菲,穆寒山身后是穆青云。
      这个次位与六天前一般无二,但个人心头的复杂情绪,却与六天前截然不同。
      六天之前,易思年与乾念等人以为姜峰渡不过此次难关,所以才前来一助,六天之后他们觉得,自己的来或许是多余的。
      虽然中间的确帮上了一点小忙,把姜峰的气势提到了最绝巅。
      可实则,该突破破窍的男人,无论有没有他们,都注定会突破的!
      银苍正襟危坐在座位,他轻轻喝茶,微有沉默,六天前属他叫嚣最甚,所来也并非是帮姜峰,而是有着看热闹的心思。
      可现在,最沉默的亦是属他。
      “诸位,这次突破离不开诸位的鼎力相助,如果缺一,怕是就差之千里之外了。所以这杯茶,我敬诸位,如果诸位以后有什么过不去的困苦难关,一个消息,姜峰若还在此界,必定到来。”
      姜峰举起茶杯,以茶代酒,朗声说道。
      易思年等人心头一突,若还在此界?
      却是不会摆架子,此时的他们在姜峰身前,也不可能有架子了。
      哪怕是银苍,都不得不举起早已经空了的茶杯,一饮到头。
      穆家大门打开,门前已是一片空旷,易思年等人一一离去之后,有一前一后,两个黑袍人影到来。
      各宗各家的核心人物虽撤走,但留下打探的探子却不减反增,他们这次虽然没对姜峰做太出格之举,可若姜峰心存一念的话,或许他们的下场,不会比方寸心界的虚幻的人与物好!
      所以当这些探子把两个黑袍人影的画像传回去之后,有年岁极为久远之人认出了其中一人是上三家之一的秦家当代家主秦万丈,有各宗各家真正的底蕴人物、已经半只脚甚至大半个身子都躺进坟墓、活了三百年甚至近四百年的老怪物,依稀认出了秦万丈身前的那个黑袍老人。
      他们想着,那人若不是,怕已是……秦家的守山人了吧?
      这一日,穆家之中没有波澜发生,穆家一草一木一杯一桌亦没有丝毫损毁,世人得知的穆家两位真正的掌权人只在穆家待了一刻钟就走了,但那一刻钟内发生了什么却无人得知。
      世人只是通过极其隐秘的渠道得知,在那一天后的三个月内,秦家发生了一场血洗,诸多毫无关联甚至有秦家当代主家,半步破窍的人物都难能避免。
      有心人从死去的名单中发现了一个可怖的景象,血洗之人为何认识?那是因为十年前的一桩旧案……
      至于秦家家主之子,甚至未来很有可能会继承秦家家主之位、此事根源之初的秦家大少,则是似乎消失在了世人的眼线中一般,自那场逆冲九天的气机长河之后,了无音讯。
      …………
      三个月后,穆家,穆雨菲的别院。
      uY首发{
      此时穆家之后自然悉数回来了,且比之之前那个冷漠家族,还更为的热闹了一分,因为是个人都会火急火燎的想着来穆雨菲这里跟这位举世无一的人物搭上关系,甚至是穆寒山都几度趁着夜色来到不远处饮酒吟诗,似乎是想引起某人的注意。
      不过对于这些变化穆雨菲全都无视了,也并没有因为水涨船高就气势凌人,反而依旧住在之前那个小院,好似姜峰依旧只是个普通人。
      “外面都在疑惑,你是破窍境,秦家守山人也是破窍境,为什么秦家不敢跟你硬拼呢?”
      入夜,小院外面似有沧朗吟诗声悠悠传来,给这寂静的夜色平添了一抹美感。
      穆雨菲好奇问道。
      姜峰轻笑:“两个原因,第一是穆家相比于秦家,等同于光脚不怕穿鞋,如果真把我惹急了,他拦不住我灭秦家。”
      “第二呢?”穆雨菲歪头,更加疑惑。
      姜峰轻轻握住穆雨菲的柔夷小手,与她对视,自信一笑:“第二,他只是凭借家族底蕴,凭借诸多秘法才成就的破窍境,远不是我这样靠光明正大与天争锋得来的境界。”
      “所以,若真生死一战,他打不过我!”
      穆雨菲察觉到姜峰目光中的侵略之意,白皙玉脸不由忽然飘过一抹绯红,她低下头来,不敢和姜峰对视。
      只是心头嘀咕着,这个男人实在太霸道了,怎么能这么霸道?人家可是破窍几百年的老前辈诶,你一个刚入破窍的小子就这样说人家,这样真的好吗?
      不过……我喜欢!
      帘幕落下,阻挡了外界的一切声与音,帘幕之内一场人世间最美好的风景正在诞生。
      …………
      接下来姜峰和穆雨菲继续游览天地间,当将世间最强大的家族都压在脚下之后,没有任何人敢再来触他的霉头了,所以姜峰和穆雨菲可以放心游玩。
      同时穆雨菲也在刻苦修炼,穆雨菲本不是一个修炼天才,甚至可以说她的天赋差到了一定境界,否则身为穆家家主之女,她又怎么可能屈居一个三线城市当一名刑警?
      但此时她却快速的突破了先天,宗师,甚至不过半年就达到了大宗师的境界。
      这其中有着姜峰这个举世第一的破窍境人物帮忙之外,与穆雨菲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因为穆雨菲想永远和姜峰在一起,而姜峰已经破窍了……
      所以她也不能太差啊!
      “姜峰,对不起,我不能再前进了。”
      一处青山绿水蓝天白云之地,当又一次领悟武学真意失败之后,穆雨菲愧疚说道。
      姜峰柔和的将她揽入怀中,微笑道:“你要这么厉害干什么?有我啊。”
      “可你……还有多久?”穆雨菲本是想要说什么,可最终却是这般有些迟疑、亦是有些害怕问道。
      姜峰抿了抿双唇,早在突破破窍境之后他就有种莫名的感知,那就是这个天地在排斥他,似乎……他触碰到某条不该碰到的线了,这座天地不再允许他继续生活在这个世界。
      或许……唯有更高等级的另一个世界,才能容纳我吧?
      其实这种情况姜峰早在没有破窍之前就已经猜测过,因为易门古籍有记载,一个天地能承受的力量有极限,在这片天地中,破窍境界随意一伸手一蹬脚就可能破碎空间,所以天地怎能容他?
      千年前宣雅之、六百年前张三丰,破碎空间去往另一界或许并非他们的本源,实在是无法再压制了,所以只能离去。
      但姜峰想不到的是,宣雅之在人间停留了二十年之久,张三丰则更是停留了百年之久,可他现在……一年都不到!
      这是在说他太弱,压制不住天地的排斥?
      还是说他太强,以至于天地排斥他比排斥宣雅之张三丰更重?
      亦或者是……
      “大概,半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