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穿进男团选秀后(无CP)

  • 阅读设置
    分卷(188)
      Infinite9九个平均身高182的帅哥,出现在机场难免会引起一定的注意,但因为私人行程粉丝预先并不知道,所以机场偶遇的路人们也只是多看几眼就算了。
      BreezeAy本来是想一起来接他们的,但是权在弦说商务车一般最多坐七个人,两个团加起来有十四个人,肯定挤不开就放弃了。
      infinite9活动期间都是后排挤着坐的,BreezeAy就直接在目的地等他们碰面。
      白灿多强烈要求作为代表来接,结果被权在弦非常无情的否掉了,最后是权在弦负责接的机。
      事实上,白灿多强烈怀疑,权在弦就是想一个人接机才说啥商务车坐不开的!!他明明就可以多派几辆车!!而且这时候装啥大尾巴狼,还非得派商务车,加长林肯不行吗!!
      白灿多:我这双眼睛看透了太多,太聪明使我心累。
      于是infinite9一出机场,就看到权在弦靠在车门上朝他们招手。
      粉丝们没法预测到权在弦的活动轨迹,而路人们不会围上来,会到机场来的要么赶飞机、要么刚下飞机拎着很多行李,都不会去围堵。
      更何况权在弦周围还有好几个西装革履的保镖。
      范希隔着好几米开外就忍不住吐槽:在弦哥真的一点也没变。
      金佑恩难得点头同意:的确。
      秦陆听到两人的对话忍不住想笑。
      三年没见,权在弦对infinite9倒是一点也不觉得生疏,毕竟他平时工作尽管忙,还是会三五不时的在群里聊天。
      导致范希总觉得这哥特别闲。
      权在弦的目光在秦陆的方向停留了一会儿,偏头笑着道:上车。
      白灿多猜的其实一点也没错,实际来的并不止一辆车,很快有人礼貌的接过了成员们手里的行李,将行李单独一辆车先送到权在弦家
      权在弦提前跟他们说过了不用订酒店,他常住的家里房间很多,平时都没有人住过,所有需要的设施一应俱全。
      BreezeAy的其他成员在弘大的一家咖啡厅等他们,偶尔他们也会出门逛街,毕竟人也不可能做得到一直窝在家里。
      白灿多原本最喜欢这家店的拿铁,现在却没什么心思喝,一直期待的盯着门口的方向,一有人开门就偷偷摸摸的探头探脑。
      南诗允撑着脑袋看白灿多一会儿支棱起来一会儿又蔫下去,半晌无言道:灿多,你知道你很像打地鼠吗?
      姜以彬毫不委婉的友情翻译:诗允哥想打你。
      白灿多:
      一个两个的太过分了!!
      失望无数次后,白灿多终于看到有熟悉的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尽管戴着口罩,白灿多依然一眼认出,他站起来高兴地招手:陆陆,这边!
      在简单的叙旧后,白灿多给秦陆推荐了自己喜欢的拿铁。他自从《白热化》结束后就没有再见过秦陆了,不过许哲然的秦陆表情包已经做成了一个系列,素材非常新,质量又高,白灿多表示这简直就是可以做大粉的程度。
      许哲然有这方面的隐藏才能。
      两个团一直没有断了联系,因此很久不见也没什么隔阂,喝咖啡的过程重点其实是聊天,场子聊热之后,他们做了一定的伪装,混入人流中。
      弘大是年轻人的聚集地,他们看到有很多人围成一个圈,隐约听到熟悉的音乐声,秦陆在权在弦了然的眼神中好奇的走过去,就看到有不知是练习生还是素人的几个男生在翻跳BreezeAy的歌。
      BreezeAy一直都是韩国top级别的男团,每次回归都能强势夺得一位,歌曲传唱度极高,因此围着的路人们能看到不少在跟着对口型唱,中间路演的男生也跳的很不错。
      秦陆个子高挑,外形出众,即使戴着帽子和口罩,旁边不经意抬头扫了他一眼的路人依然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权在弦如果过去容易光速掉马,因此只远远看着,其他成员们为了不聚集在一起太过显眼已经分散开,只有廖俊辰跟秦陆一起走了过去。
      场子中间的男生跳完之后,周围的路人们都在鼓掌,男生笑着示意可以加入进来,秦陆跟廖俊辰对视一眼,从台阶上跳了下去。
      音乐再次响起,依然是BreezeAy的歌。
      权在弦隐匿在不远处,听到前奏微微挑眉,心情出奇的好。
      秦陆会跳他们的歌。
      原本围观的路人们觉得刚才的男生已经跳的很帅了,但是在秦陆和廖俊辰加入之后,却忍不住低声尖叫起来。
      强劲的节奏卡点极准,并不止是控制力的问题,而是秦陆和廖俊辰的外形实在是太过优越,爱豆之所以是爱豆,不仅仅是舞跳得好,更是因为让人看到就心跳加速,疯狂心动!
      舞台魅力是很玄妙的东西,即使没有聚光灯,依然会散发出强烈的荷尔蒙。
      原本只是围观的路人们逐渐开始躁动起来,手机镜头对准了人群中心跳舞的两个人,即使他们没有露脸,依然无损他们带来的吸引力。
      其实有路人隐约觉得他们像秦陆和廖俊辰,但是没看到脸不能确定,而且最重要的是,觉得他们不可能在这个时间突然出现在首尔。
      直到后来这段舞蹈视频被上传到YouTube,在评论区被粉丝肯定绝对是本人,才敢确认没认错。
      这支视频后来在YouTube上火了好久,播放量一直在上升,评论区都是原本的团粉和后来入坑对团有好感的粉丝,想infinite9的时候,就去刷这个视频。
      回去的路上,白灿多睁大眼睛:什、么?你们,还,跳了,我们的歌?
      他扭头朝着权在弦叨叨了一大串韩语,表示为什么总是有这种好事的时候不带他,下次能不能给他发个消息,他也想看!
      权在弦非常欠打的懒懒道:不行。
      白灿多:
      他早该知道的:)
      Infinite9全员都是第一次到权在弦家,即使已经有一定的心理准备,还是被对方壕无人性的家给震惊到了。
      范希怀疑人生的打量着四周,他一直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了,但他跟权在弦的区别就在于,他的钱虽然多但想花依然花的完,而权在弦钱多的根本花不完。
      仿佛海洋馆一样的幽深碧蓝海水出现在客厅,漂亮的白鲸缓缓游过,将海水无声推开。
      权在弦在家里养了一头小白鲸。大概身长不到四米,长得很可爱,权在弦给它取名字叫nini。
      年前有一家海洋馆经营不善要关了,仅剩的一条年纪还小的白鲸父母都已不在,直接放回海里可能难以存活。他将小白鲸买了下来,费了很多心思才将它安置在家里,请了一个专业的饲养员团队负责精心照顾它。准备的都是最新鲜品质最好的食物,除了它最喜欢的多春鱼外,还有鲑鱼,比目鱼,鳕鱼鱿鱼,以及各种虾蟹。
      秦陆安静地看了很长时间的小白鲸,尽管他没有说什么,但是权在弦知道他在想什么。
      小白鲸自己住在这里,看起来有一点孤独。
      而且白鲸被豢养会失去活力,寿命会缩短。
      他将秦陆的神色看在眼里,并没有在当时跟秦陆说些什么。
      后来权在弦给秦陆发了一段视频,在小白鲸状态稳定后,把它送回了大海。追踪了一定时间它的状态后,一切安好,可以安心了。
      权在弦很喜欢小白鲸。
      他希望他喜欢的所有,都可以幸福。
      第244章 番外3 in9与BA的重聚日常2
      当晚,infinite9跟BreezeAy全员就直接在权在弦家住下,休假期间难得没有工作,所以晚上倒是不急着休息,可以想玩到几点都行。
      廖俊辰因为连续几天没有休息好,先去睡了,其他的成员们都兴致依然很高。
      这是我每次来在弦家最期待的环节哈哈!南诗允挽起袖子,神采奕奕的示意秦陆他们跟自己走,权在弦抱着胳膊一脸无言的摇头,姜以彬默默地叹了口气低声道,诗允哥这个酒量还偏爱喝。
      白灿多跟在姜以彬后面深有感触:哥他喝醉了还分不清人。
      秦陆他们听不懂韩语,所以不知道BreezeAy的成员们为什么一脸沉重,直到看到一整面墙镶嵌的酒柜时,才恍然明白。
      南诗允,aka人菜瘾大酒鬼,喝醉了之后还可能会把人认成练跆拳道的沙袋,第一受害者往往是姜以彬或白灿多。
      秦陆想到这里问了南诗允一句:现在戴眼镜了吧?
      南诗允知道秦陆的言下之意是什么,拿出一瓶红酒抱在怀里,笑眯眯的点头:戴了,放心。
      白灿多:放心啥啊,这哥喝醉了戴不戴眼镜没太大区别!!
      而魏子歌感觉自己来到了天堂。
      这一整面酒柜里妥善存放着的各类藏品都是市面上没有的天价,却被像装饰品一样摆在这里,看上去视觉效果相当震撼。光南诗允怀里那一瓶,大概就相当于一辆玛莎拉蒂。
      甚至有很多都是魏子歌认不出来的,但肯定是珍品。作为同样的爱酒人士,魏子歌眼睛明亮的转头期待的看着权在弦:这些
      权在弦点点头:都可以随便喝。
      魏子歌:!!!
      这突如其来的快乐是真实的吗!
      他很高兴的加入了南诗允的队伍,很快两人就勾肩搭背的开始嘀嘀咕咕,尽管语言上并不是完全无障碍,但依然聊得非常开心。
      两个团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唯一不能喝酒的廖俊辰正好去睡觉了,而秦陆也已经不再是被排除在外的未成年,不过成员们倒是的确没怎么看到过秦陆喝酒。
      除了韩苏言。
      秦陆只在韩苏言面前醉过一次,那一次电影算上筹备期足足拍摄了八个月,告别的时候大家都很不舍,秦陆在杀青宴上不自觉喝得有一些多了,助理给刚好在同城的韩苏言打了求助电话。
      从那之后,秦陆就不再怎么喝酒,每次都控制在不会喝醉的范围内。
      两个团一起玩游戏,从UNO到剧本杀,输了喝酒并在脸上贴纸条,而infinite9都已经发现了,南诗允在游戏上也属于又菜又爱玩,因此喝得最多,脸上的纸条简直跟瀑布一样遮的看不清脸。
      于是南诗允可以预见的迅速醉的找不着北。
      姜以彬隐隐觉得不妙,熟悉的预感让他默默地开始从南诗允旁边挪开,却在成功之前被南诗允揪住了衣领子。
      南诗允:哇,为什么沙袋还会自己动,好神奇!
      姜以彬:哥!!你又来!以后真的别喝酒了拜托!!
      就在姜以彬眼看着又要被诗允哥当沙袋一顿胖揍时,秦陆淡定的起身走到他俩身边,浅浅笑着拍了拍南诗允的肩膀。
      就在南诗允抬头茫然的眯起眼盯着秦陆看时,他干脆利落地抓住了南诗允握住姜以彬的胳膊,将他往后一带,诗允,那是以彬。
      南诗允第一反应试图将手抽出来,姜以彬完全清楚南诗允的力道有多恐怖,但是他竟然抽不出来。
      这下南诗允有点不高兴了,朝秦陆毫无征兆地踢了过去,这一记力量毫无保留,结果被秦陆非常巧妙的格挡了。
      姜以彬瞳孔地震:!
      围观的白灿多:!!!
      权在弦挑眉感兴趣的笑起来。
      南诗允显然是很少碰上自己不能立刻放倒的对手,虽然酒还没醒,但直觉能听秦陆说话了。
      于是姜以彬就发现,南诗允居然能听得进秦陆说的话了!
      也就是说,以前他说话南诗允不听,是因为他太菜。
      姜以彬:
      之前姜以彬每次都会被南诗允揍,虽然第二天南诗允会拼命道歉,姜以彬也知道他不是有意的并不真生气,但能避免这一遭无妄之灾当然更好。
      南诗允平时压力很大,姜以彬也没有想过要劝他戒酒。
      他需要偶尔放松一下,只不过姜以彬已经想好了,下次要离喝醉了的诗允哥远一点。
      白灿多实在好奇的问秦陆什么时候又学了这些,秦陆说他接了一部电影,为了角色人设已经练了一年多的截拳道。
      白灿多:
      这就是演员吗!
      太厉害了。
      难得见面,成员们都不想太早去睡,权在弦想了想问他们要不要去自己的射箭场看看。
      前提是只有没喝酒的人可以体验,其他人只能看。
      毕竟还是多少有点危险性的体育项目。
      权在弦只抿了几口,秦陆也没怎么喝,其实成员们酒量差的就只有南诗允,魏子歌虽然爱喝酒,但他喝完没什么事。
      由于权在弦喜欢玩射箭,因此在家里有一个专门的射箭场,按照奥运标准场地规格。
      秦陆对这个还挺感兴趣,他看着权在弦先熟练地戴好护具,随后握着弓朝秦陆笑了一下:我们从三十米的位置开始。
      他呼吸平稳,手臂稳稳的拉开弓,简单瞄准几秒种后,长箭唰的一声飞出去,牢牢钉在中心区域。
      权在弦放下弓回头,在秦陆眼底看到了跃跃欲试的光。
      持弓的手一定要戴护指套。权在弦示意秦陆先将护具戴上,弓箭的重量是不一样的,秦陆跟他用一样的规格应该就可以。
      秦陆记性非常好,刚刚只看过一遍权在弦戴护具的过程,就记得清清楚楚,权在弦看着他有条不紊的动作微微一怔,确认了一下。
      第一次拿弓?
      秦陆试了试拉弓的手感,点点头:嗯。
      其实射箭看起来很简单,想要拉满弓却需要相当大的力道,且箭放出时会有反作用力。
      秦陆回忆了一下刚刚看到的权在弦的动作,稳稳拉开弓,冷静瞄准过后,干脆的一放!
      唰!
      韩苏言微微眯起眼睛,隐约能看到,箭矢牢牢钉在中心区域。
      白灿多试过在权在弦家射箭,但是他练了很久才勉强不脱靶,没有什么成就感就放弃了。
      秦陆第一次上手,就可以正中。
      三十米的距离,秦陆几乎只瞄准了不到五秒钟。
      权在弦笑着握着弓箭往后走:我们试试五十米。
      奥运标准男子有四个不同距离,分别是30米,50米,70米,90米。
      权在弦这次没有再演示,其实原理都是一样的,他想看看秦陆在五十米的距离,是否还能射中靶心。